顽固性咳嗽的治疗

作者: 中医爱好者 分类: 临床医案 发布时间: 2014-07-18 08:30

【顽固性咳嗽从何来】
咳嗽是临床中的常见病,给病人带来很大的痛苦和不便。在随黄斌老师临床跟诊中发现,慕名来找黄老师治疗咳嗽的病人很多,每日的临床都能见到几例顽咳病人。黄老师对于顽咳的治疗独有心得,每次均有非常良好的疗效。

此类顽固性咳嗽,多发生在外感之后缠绵不愈,或者长年痼疾久咳不愈,一般没有明显的外感症状,唯独咳嗽频繁,咽喉、气管敏感,稍遇凉气或气味刺激则咽痒难耐,胸部憋气,咳嗽不止,多是干咳,无痰,或者极少量痰,或者伴咽痛。一般舌淡红,或偏红,舌苔薄白,或厚腻。包括一般所讲的燥咳、过敏性咳嗽、慢性咽炎、喉源性咳嗽等情况。

这类顽咳一般属于久治之后的坏症,病机比较复杂,既有脾虚生痰,痰湿阻肺,也有风热郁肺,肺气不宣;既有木火刑金,肺燥津亏,也有肝风犯肺,肺失宣降,往往是“风”“热”“燥”“痰”几种病机交织在一起,寒热相错,燥湿夹杂,使得肺气不能宣发肃降,咳嗽不止。复杂的病机给辨证施治带来很大困难,一般治法往往疗效难彰。

【治疗思路】
黄老师在上述复杂病机中紧紧抓住“风”、“热”、“燥”、“痰”四个字作为关键因素,在临床中大胆实践细心体会,逐渐形成了治疗此类顽咳的经验方根“麻杏蝉桔汤”,该方根的基本组成为:麻黄5克,杏仁10克,蝉蜕6克,桔梗10克。

其中,麻黄宣肺,杏仁降气,一升一降,共同促进恢复肺气的宣发肃降功能;杏仁苦润,蝉蜕咸寒,一润一咸,共同起到滋肺润燥的作用;蝉蜕疏风透热,桔梗宣肺散热,一疏一散,共同透散郁遏肺脏的风热邪气;杏仁润肺化痰,桔梗排痰利咽,一化一排,共同实现祛痰利咽、疏通气道的功能。

该方根用最精简的药物组成,比较全面地实现了疏风、散热、润燥、祛痰,进而恢复肺脏的宣发肃降功能,并且温而不燥,清而能透,润而不腻,散而不伤,可谓善知药性,选药精当,药简效宏。其中每味药物都身兼数职,两两组合,协同作用,实现了全方完整的综合效应,与此类顽咳的复杂病机丝丝入扣。

【常用的化裁之法】
在临床实际应用时,黄老师常根据病人的具体脉证和全身状态,对“麻杏蝉桔汤”进行加减化裁,灵活运用。
◎舌淡苔白者:加干姜、细辛、益智仁等,温肺化饮。
◎舌苔白厚湿滑、痰多者:加苍术、法半夏、橘红、苏子、炒薏苡仁、益智仁、白芥子等,健脾祛湿化痰。
◎舌红津伤者:加玄参、南沙参、麦冬等,清热滋阴。
◎咽喉疼痛不利者:加射干、僵蚕、金果榄、青果、木蝴蝶等,消肿利咽。
◎咽痒甚者:加僵蚕、蜂房等,软坚散结,祛风止痒;食积纳差者,加炒麦芽、炒莱菔子等,消积化痰。
◎过敏现象明显者:加苍耳子、乌梅等,疏风脱敏;
◎肝气不疏者:加柴胡、枳壳等,疏肝理气;胸腹气滞者,加厚朴、枳壳等,行气除满。
◎积滞坚凝者:加莪术、刘寄奴等,消积破癥。
◎表症未解者:加荆芥、防风等,疏风解表。
◎久咳不止者:加百部、款冬花、紫菀、诃子肉、五味子等,止咳敛肺。
◎肺气上逆者:加蜜炙枇杷叶等,润降逆气。
◎女性经期咳嗽者:加牛膝、泽兰、香附等,行气活血。
◎胸水腹水者:加葶苈子、猪苓、大腹皮、泽兰、防己等,利水蠲饮。
◎失眠者:加首乌藤、伏神、合欢花等,解郁安神。
◎气虚者:加党参、黄芪,健脾益气。
◎肺虚甚者:用苏叶代麻黄等等,不一而足。

【典型案例】
马某,女,40余岁,感冒后遗留咳嗽日久,屡服消炎药和清热镇咳中药不愈,咽痛,失眠,舌淡红,薄白胎,少量白痰,纳差,脉沉弱。此病本为体质虚寒,标为外感余邪,化热郁肺,肺气郁闭不宣。前医单用寒凉清热,不能宣透郁热和顾护脾阳,徒伤脾胃阳气,造成肺气郁闭更甚。
◎处以麻杏蝉桔汤加味
麻黄5克,杏仁10克,蝉蜕10克,桔梗10克,金果榄10克,木蝴蝶10克,炒莱菔子15克,炒苏子10克,炒薏苡仁30克,益智仁30克,干姜10克,细辛6克,化橘红10克,首乌藤30克,茯神15克。七剂水煎服。
七剂服完复诊时,病人咳嗽、咽痛已愈,纳增,唯略有咽喉不适感,诸脉已起,尺脉略弱,前方将干姜、蝉蜕减量至6克,加青果10克、麦冬15克、玄参15克,七剂服完痊愈。
◎方解
该方中,麻黄、杏仁、蝉蜕、桔梗,重在轻清宣透肺脏郁热、润肺祛痰,金果榄、青果、木蝴蝶利咽消肿,益智仁、干姜、细辛温肾、脾、肺之阳,炒莱菔子、炒苏子、炒薏苡仁、化橘红祛痰化湿,首乌藤、茯神养心安神,麦冬、玄参滋阴润肺。
全方体现了温清共用、宣降并施、燥润协同的宗旨,清郁热重在透邪散郁,而非直折;清润肺咽同时温燥脾湿;宣降清润肺脏同时将肺、脾、心、肾诸脏兼调共治,从而取得了良好疗效。

【编后语】
黄斌老师在治疗过程中紧紧抓住 “风”、“热”、“燥”、“痰”的病机。用药精简,温清共用、宣降并施、燥润协同。大家是否从中对顽固性咳嗽的治疗思路,以及对方药的使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免费学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