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临床之粥和生机

作者: 中医爱好者 分类: 临床医案 发布时间: 2015-06-24 05:25

剑胆琴心一词大概出自元.吴莱《寄董与几》诗:“小榻琴心展,长缨剑胆舒。”比喻既有情致,又有胆识。如果为中医,拥有剑胆的刚威果断,又拥有琴心的细致浪漫,这应该是大师的意境了,我们可以追求,毕竟人不能没有梦。当中医,在老百姓心里就是调养,就是西医搞不定了,中医来“尽人事,听天命”,一个“慢”字了得。事实上,中医的并不是如许温柔,在没有西医急诊的时候中华几千年,还真是只有中医才能“救黎民于水火中”的。古代和近代很多名中医,也是靠看急症出道而名闻天下的。

我学中医的时候,西医学的稀烂,就认一个死理:俺们西医学的再好也远不如人家同济协和的科班,但是同济协和的大夫们,凭借着一本《中医基础概论》和“中西医结合”来看我中医的项背也没有可能的,很公平!彼此尊重,相得益彰而并行不悖! 当然我是很尊重西医外科的,车撞了人了,血流成河,吃中药仿佛是止不住血。但是在ICU里面折腾个十几天,得个“医源性”的什么“鲍曼不动杆菌”感染,西医也就差不多“包不动”了,这个时候病人是死是活,还真和手术水平的关系不大。

今年治疗了一例,一男士车祸,脑部手术后,在某西医医院的ICU里面住了6天,情况一般可,但是不幸的感染了“鲍曼不动杆菌”,然后情况急转直下,一天不如一天,西医教导我们说:“获得“鲍曼不动杆菌”的科室分布以ICU最多,其次为呼吸内科患者。感染的病人多是老年患者、危重疾病及机体抵抗力弱的患者,以及使用各种侵入性操作和长期使用广谱抗生素治疗的患者。又因为该菌对湿热紫外线及化学消毒剂有较强抵抗力,常规消毒只能抑制其生长而不能杀灭,而抵抗力弱或有创伤的患者可能被从医务人员的手或消毒不彻底的医疗器械所带有的细菌感染的机会较多。”而医院对付“鲍曼不动杆菌”选用了头孢哌酮-舒巴坦,针对此病人病情较重者,又用了 -内酰胺类与氨基糖苷类联合应用。然后,则根据药敏结果调整选用了很多方案,一点起色也没有。

一天在ICU里面1万多啊,还基本没有好转可能。病人家里人和肇事者两个家庭都在流血,只有请中医了,好像并不抱什么希望,把中医当“倒数第二站”,我们去,依稀是为病人送行。刚好会诊的两个中医,都是一点西药西医也不懂,听了病人和主治大夫说了半个钟头,也莫名其妙,我们只是点头摇头,西医估计郁闷死了,说怎么连句话也不评价啊,事实上,对不起啊,哥们,我们真没有听明白。 看了病人,情况很不好,昏迷,插满了管子,和病人说话,偶尔有知觉,上了呼吸机2天,痰鸣音很重,吸出来的痰色黄,寸口脉细数无力,趺阳脉竟然还有脉息,仿佛有点希望了(小贴士:趺阳脉,又称冲阳脉。切脉部位之一。位在足背胫前动脉搏动处。属足阳明胃经的经脉。古人切得趺阳脉时谓:“树无叶而有根,人困如斯,垂死而当治也”),因为趺阳脉管胃气,胃气尚存说明病人还有生机。 辨证为痰热蕴肺,上蒙清窍,故神识不清。方用:桑叶10克,桑白皮15克,姜半夏10克,茯苓10克,陈皮15克,甘草6克,黄连10克,竹沥汁(兑)15克,鱼腥草20克,九节菖蒲10克,太子参30克,至宝丹(半粒,冲)三副,一日一副,水煎取汁200毫升,鼻饲! 另外稀薄小米粥,不拘时候频繁的鼻饲,按比例减少病人鼻饲流质的量。 抗生素依然尊重西医的用法,还是老话并行不悖啊,量稍微减点就是,也要给人西医留点面子不是。说实话,六七天水米未进,不知道脾胃伤的怎么样了,大量的抗生素激素,也把人变成一个什么状态。这样的病,在古代书上没有;在现代,有机会看上一个,没有心理负担的会诊,放开了看吧,我们期待奇迹!

三天后,病人苏醒,有饥饿感,什么氧饱和了二氧化碳的什么指标也好多,第四天呼吸机成功的撤机。 脾胃是后天之本,留得一分胃气,就有一分生机,在手术前后,对脾胃的呵护,在中医里是重中之重。就是鼻饲,也不要全营养液,有点粥,有点米,给我们留点胃气,给病人留点生机!不知西医诸君以为然否?

2 条评论
  • 张老师

    2020 年 7 月 13 日 下午 3:05

    我院常年开设针灸全科临床培训班零基础可学,并全年开设中医康复理疗师取证培训,线上线下都开设课程!详细请咨询!

    1. 中医爱好者

      2023 年 4 月 4 日 下午 2:07

      需要做广告联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