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临床之剑胆琴心

作者: 中医爱好者 分类: 临床医案 发布时间: 2015-06-28 06:42

今天还有朋友说我,一个中医的人文情怀表达出的是忧国忧民、思考中医的愤慨也具有花间词的细腻。爱茶,喜欢风花雪月,追求对影成三人的意境,有时还诗词曲赋的“小骚”,可谓双重性格。

其实,中医的剑胆琴心,说通俗就是“胆大心细”,该婉约的时候,“小桥流水人家”凸显苏杭的韵味,开方用毛笔,对病人有爱心,这是我们“温柔”的一面!该豪放的时候,见证用药,大胆率性,“宜将剩勇追穷寇”,对病邪不留情面,这是我们的“亮剑”的一面。 还真有这样的机会,亮剑! 2004年,南京!会诊一个药物性肝衰竭病人,女性25岁,整个发病的过程像小说,女人爱美,就吃减肥药,减得不亦乐乎,大把大把的减肥药加上维生素,当饭吃,然后月经三个月没有来潮,请中医西医看了,开的桃仁红花等活血祛瘀的药和什么黄体酮,一阵猛攻,黄体酮吃了几天,三副中药吃下去,月经没有来,黄疸出来了。然后住院,又遇到个“蒙古大夫”说是“胆囊炎”活生生的又用了一周的抗生素消炎,然后黄疸更厉害了,腹水也出来了,神智有时候恍惚昏迷(肝性脑病,),极度乏力,并有明显厌食、腹胀、恶心、呕吐等严重消化道症状。

于是转院,转到我们领导人经常去看病的医院,虽然没有做肝穿,凭借乱七八糟的肝功能指标和超声波等,基本确诊是重症肝炎,肝衰竭。这个病的死亡率极高,老规矩,请中医来看看,给病人家属一个交代。 黄疸黄的如橘子色,水肿肿得一按一个凼子,医生的手指能被包进去。大便三天没有解,也不知道质地如何,口里一股氨味(西医说的转氨酶就是转运血中的氨的,有味,有毒),按其肚子,病人眉头一皱,显得痛苦,怕冷啊 ,特别的怕冷,手脚冰冷,喜欢喝热水,但是由于上了胃管减压,只能热敷了。舌头黄厚腻,脉沉但是重按显得很滑利。 我们上文讲的小孩子,是“真寒假热”这个病人刚好是“真实假虚”(真热假寒)理由如下:三天不大便,口气熏人,黄疸鲜明如橘子色,应该是热结在里,不能发越出来,所以手足冰冷,身体畏冷。 乏力怎么解释? 中医说的“大实有羸状”,羸是虚弱的意思。这句话指实邪结聚的病证,出现类似虚弱的假象。也就是说即大实之证,可能会出现虚假的虚证表现。其机理是实邪壅盛,阻遏气机,而外呈不足之象。哈,又是假象。实证俺可是不怕,胃气不虚,可以攻伐! 但是问题来了,西医说病人很危险,用中药不放心!不让吃药,这个麻烦了。只得改弦更张,我们来个“曲径通幽”,让家属说,今天不大便了,血氨如此高了,按说“内毒素血症”可以灌肠的,用中药灌肠比吃安全很多,西医听了觉得有点道理,也觉得没有什么好办法,也就由着我们“死马当活马医”了。 多么聪明的中医啊,前门不让走,我们“走后门”。 处方:大黄100克,厚朴30克,槐花50克,桂枝20克,枳壳20克。上药煎水取汁2000毫升,温如体温缓慢保留灌肠。 后面的故事,场面不小,大便稀烂如酱汁,味道是足够的到位,当时我和杜教授在病房里每个人戴了三层口罩,上面加了很多香水,几次三番,我们差一点倒在“前线”。 慢慢的灌肠,血氨降下来,黄疸也降下来,腹水也好很多,神志也清楚了。可以吃东西了,然后我们偷偷地,西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吃中药(养阴清热祛湿为大法),一天好似一天 心狠手毒,是对敌人(邪气盛)而言。我们对敌人虽然是不留情面,但是严格来说中医是很人性化的,我们驱除邪气,不是一棍子打死,是留有出路,比如泻下,让大黄等把邪气排出体外。当然祛邪的方法除了“(泻)下法”还有“发汗”和“催吐”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免费学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