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临床之反弹琵琶

作者: 中医爱好者 分类: 临床医案 发布时间: 2015-06-12 18:57

在临床呆得久了,形形色色的病人都能看到,比如下面说的这位。

此病人很奇怪,是一手拿尿壶一手拿水瓶来看病的。这个42岁的男病人很痛苦,到任何地方,都是先找洗手间。来看病时前2年起出现多饮多尿,每日饮水约8开水瓶,小便日解20余次。经某大医院诊为垂体性尿崩症。服用中西药物治疗2年余,病势日渐加重。

病人自述,日饮水量及尿量均达到6500毫升以上。唇焦口燥,所以经常以口水津舔润嘴唇,久而久之嘴唇上起的厚皮如痂,看起来很可怕。大便燥结,常四五天解一次,形如羊矢疙瘩,用很大力气才能解出。舌红苔黄,脉滑数。

我赶紧细细看了一下前面的医生开的方子,大多用的是养阴生津、清胃泻火等药物来治疗的,看起来似乎也药证相合啊,怎么不但毫无效果,反而越治越重了呢?

既然此路不通,我决定另找一条路子。

《素问?阴阳别论》指出“二阳结谓之消”,王冰注此“二阳”者,胃及大肠俱热结也,肠胃藏热,则喜消水谷。且《内经》又云:“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 水精四布,五经并行。”益脾主为胃行其津液,今胃中燥热,脾受约束,津液不得四布,但输膀胱,而致小便频数,肠失濡润,故见大便干结,而津伤口渴,势必饮水自救。可见多饮多尿皆与胃有燥热,脾受约束有关。

主意打定,我给他诊为肠胃燥热且胃强脾弱之消渴。那么用什么方呢?

《伤寒论》第247条有言:“趺阳脉浮而涩,浮则胃气强,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硬,其脾为约,麻子仁丸主之”。

观此病家“小便数,大便硬” ,正好可以用一用中医的通大便以实小便之法。

此时心中已明,即刻放胆投之。

方用:麻子仁、生大黄各200g,杭白芍、枳实、厚朴、杏仁各100g。上六味,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次10g,3次/d。

患者服用上丸一料(可以服用大概25日),1月后复诊时病人说:服上方5日大便就通畅了,口渴大减,尿量随之减少。服至20余日,大便正常、一日一行,质软易解,日尿量及饮水量均可控制在3500ml左右。

患者大喜,用原方制丸一料长期服用。至一年以后,其来电话询问其他病情的时候,才介绍说,续服上丸3料余(服药近100天),大便恒畅,小便正常,平素之饮水量皆与常人无异,现已胜任日常劳作。

我们“反弹琵琶”:小便多了,我们通过通大便,能不能分消掉一部分呢?临床证明,是可行的,而麻子仁丸恰恰可以合拍。1901年,英国土木工程师布斯到伦敦莱斯特广场的帝国音乐厅参观美国一种车箱除尘器示范表演。这种吸尘器用压缩空气把尘埃吹入容器内,布斯认为此法并不高明,因为许多尘埃未能吹入容器。后来,他反其道而行之,用吸尘法发明了吸尘器。可见,逆向思维对中医一样的可贵。

昔仲师立小柴胡汤法时有“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俱”之言,可见活用伤寒方不必强求病家之患与条文丝丝入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免费学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