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医案与方剂学习

中医养生之道与常见病的诊治

零基础学中医

三药三方有奇效

三药三方有奇效

大疫出良药。在这次新冠疫情中,没有西医特效药,也没有疫苗。但中医的三药三方,却是最好的特效方案。

所谓“三药三方”,是指目前已通过实验数据和临床效果,而筛选出有效中成药和方剂。

三个中成药如下:

金花清感

连花清瘟

血必净注射液

金花清感是2009年针对H1N1而研制的新药,由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两个方子组成,不仅用随机对照实验验证过有效,并且已上市多年。

连花清瘟是2003年针对非典而开发的中成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治疗轻型、普通型有确切疗效。目前已向意大利援助了10万盒,且最近意大利要再追加10万盒。

血必净属于中药注射剂,对于救治重症、危重症病人有奇效。尤其是面对西医难以处理的炎症风暴、提升血氧饱和度等方面。

三个中药方:

清肺排毒汤

化湿败毒方

宣肺败毒方

清肺排毒方,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通用,有效率90%以上。在全国10个省(除湖北省以外),66个定点医疗机构已纳入1263名确诊患者,治愈出院的1214例,占到96.12%。

57例重症患者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服用清肺排毒汤的临床观察中,其中42例治愈出院,占到了73.7%,无一例转为危重症型。

宣肺败毒方,由经典名方凝练而来,轻症和普通型有效率90%以上

在武汉市中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等单位开展的研究对照显示:与对照组相比,临床治愈率能够提高22%。

河南一医院使用该方治疗轻型、普通型患者40例,平均治愈时间为9.66天,无一转重。湖北武汉使用该方治疗患者,轻型和普通型明显治愈,无一转重。

化湿败毒方,由临床实践优化而成,已通过审批,国外纷纷要药。金银潭医院临床对照试验,75例重症患者使用后,症状改善非常明显,治愈时间缩短3天以上;方舱医院的对照试验,也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在给国外朋友赠送药的时候,化湿败毒颗粒被亲切地称为“Q-14”。Q取英文谐音CURE,治愈、解药的意思,“14”表示这张方子是由14味药组成。

四大作用救全场。

中医药在本次抗击新冠疫情中,有四大重要作用:

一、有效治愈轻症,缓解症状

二、能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

三、能提高重症和危重症治愈率、降低病亡率

四、能促进恢复期人群机体康复

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临床疗效表明,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

从五运六气理论看新冠肺炎疫情

从五运六气理论看新冠肺炎疫情

新型冠状病毒虽为这次疫情的直接致病源,但《黄帝内经》对疫病的发生,有天、人、邪“三虚致疫”的理论,认为没有相应的运气条件,光有病毒是产生不了大疫情的。

随着天人合一、五运六气思想越来越普及,许多专家在分析疫情的产生时都开始结合五运六气。但一些文章在运用五运六气理论时,往往停留在与某一时段常位运气的比照,缺少从多因子综合和动态变化的角度进行分析研究。

《黄帝内经素问·六元正纪大论》论述己亥年终之气“其病温厉”,凡学习五运六气者都会关注到。己亥岁终之气产生“温疬”的运气因子主要是在泉之气的少阳相火,这跟年前流感的证候特点比较符合,比之于当下的新冠肺炎疫情就不甚契合了。清代著名温病学家薛雪说:“凡大疫之年,多有难识之症,医者绝无把握,方药杂投,夭枉不少,要得其总决,当就三年中司天在泉,推气候之相乖者在何处,再合本年之司天在泉求之,以此用药,虽不中,不远矣。”联系到三年前丁酉岁的“地不奉天”“柔干失刚”,才能看到“三年化疫”的“伏燥”和“木疠”;从己亥少阳在泉的左间是阳明燥金、接下来庚年的岁运是太商等运气因素综合分析,才会对本次疫情的“燥”邪有较清晰的认识;联系到己亥岁的土运和庚子岁初之气的客气太阳寒水,才能更好地去体验“寒湿”问题。

从“三年化疫”的角度,比较2017年的“柔不附刚”和2000年的“刚柔失守”,2017年的“失守”并没有2000年那么强烈,所以新冠肺炎的烈性程度比不上SARS。但为什么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又超过了SARS?我们看到SARS的运气因子里是没有“风”的,而己亥年是厥阴风木司天,引动的是“木疠”。由此,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强于SARS就不奇怪了。另外,2019己亥为土运不足年,厥阴风木司天,风木克土,故新冠肺炎感染更多见消化道症状。

新冠肺炎感染者都有显著乏力症状,这恰恰是伏燥的重要指征。大凡伏气皆病发于里,故早期便可见正虚阴伤。关于伏邪,前人有伏邪发少阴之说,那是对伤寒而言的;若是伏燥则病伏太阴,太阴是肺和脾。SARS时主要发于肺,新冠肺炎则兼发肺和脾。通常的辨证论治常把燥和湿对立看待,但在运气学说中两者关系密切,运气学说中有句名言叫“湿与燥兼”。燥和湿是新冠感染者最普遍的病机,前人云“燥又兼湿者最为难治!”故如何处理好润燥与化湿的矛盾,是防治新冠肺炎的关键所在。

阅读详细 »

刘清泉教授:急症是中医真正的优势

方舱医院院长刘清泉:中医真正的优势不在于慢性病,而在于急症

刘清泉教授是国内从事急诊临床工作最优秀的医生之一,尤其在中医急诊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

急症是中医真正的优势

中医在急诊中的作用不大,救急主要靠西医,中医的优势在慢性病”,西医界这么认为,中医界抱有此想法的也大有人在。对此观点,中医急诊出身的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说:“这种认识虽比较普遍,但有失偏颇,并且是非常片面和表浅的”,“如果真正深入ICU,真正参与SARS、甲流和登革热等烈性流行病的救治,就会发现,如果没有中医药的介入,那简直不敢想象,将多死多少人,将有多少危重病人一直陷于危重的状态而不能逆转!”

刘清泉说,这样的例子很多,如休克后胃肠功能不全,西医没有什么好办法。中医通过辨证论治,鼻饲中药、中药灌肠、艾灸、针刺等,效果很不错,有些都出乎意料。那些曾认为中医是瞎掺和的西医危重病专家,看到这些中医药介入的效果也都点头称赞。再如危重患者往往涉及多脏器功能不全,如重症感染,可能休克、合并肾功能不全、胃肠功能不全、凝血功能障碍??这时不只是抗感染、利尿那么简单,要考虑整体情况、病理生理改变,从而选择对患者最有利的治疗。这符合中医的整体思维模式,且整体改善危重病人的体质和抗病能力是中医的强项。中医的思路很符合急危重症救治的特点——治疗不是必须把邪气赶走,而是把表里内外、气血阴阳、脏腑经络之间关系协调好,达到“阴阳自和,必自愈,故不战、不汗出而解也”。

刘清泉指出,人们之所以觉得中医在急诊中作用不大,是因为上世纪以来西医急救技术比较突出,但中医在这一领域也绝不是或有或无,只是由于多种原因,中医药介入急诊的程度不如以前,从事中医急危重症研究的人减少很多。

“我个人认为,中医治疗急症的效果不亚于慢性病,中医真正的优势不在于慢性病,而在于急症”。中医治慢性病也好,治危急重症也好,都是要辨证精准,而急诊更考验医生的果敢,难度大,但并不能就说效果不大。刘清泉告诉记者,10多年前,曾治疗一个濒临死亡的80岁老太太,她当时心跳已十分微弱,似有似无,用红参急煎,掰开老人的嘴巴将药灌服下去,大概三五分钟的时间,老人的脸色转过来了,眼皮动了一下,脉搏逐渐有力。大剂量的人参、附子,用对了,确有良效。“这件事情众人都感到吃惊,也使我重新认识中医药的力量。”“

中医药与急危重症

历史上,中医学术几次大的飞跃和发展最为繁荣的几个阶段,都与中医药治疗急危重症密切相关。大家都知道《伤寒论》和六经辨证的重要意义。《伤寒杂病论》序中所言从一个侧面反映《伤寒论》所治疾病多是急危重症,促成了张仲景首次提出六经辨证的思路。晋代葛洪的《肘后备急方》记述的是治疗各种急危重症的单方验方,此书是中医第一本急救手册,急危重症的用药、处理方法都囊括在内,其中一些治法是非常有效的。金元时期,中医的发展空前繁荣,但最为突出的还是对于危重病的治疗。李东垣和补土学派的产生,也是因为当时爆发了严重的胃肠流行病(土疫)。中医学发展的另一个飞跃是在明清时期温病学说的兴起。温病当然也属于急危重症的范畴。

可以这样认为,从六经辨证的形成到金元四大家在学术上的发展,再到温病学派中卫气营血、三焦辨证学说的创立,任何一种对于中医学来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辨证方法的确立,都是根源于急危重症的治疗阅读详细 »

全国首创!山西省中医院推出促核酸转阴中药方

全国首创!山西省推出促核酸转阴中药方

2月29日,山西省中医院消息,该院于2月25日获山西省药品监督局和山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批复同意的医疗机构制剂益气祛毒颗粒,针对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及新冠肺炎症状好转后核酸不转阴者,可以快速有效促进核酸转阴。该制剂属全国首创,填补了新冠肺炎治疗过程中的空白。当天上午,王晞星教授对益气祛毒颗粒的组方构成和治病机理进行了详细解读。

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以来,一个疑难问题一直困扰着一线抗疫医务人员:有些患者无临床症状表现,病毒核酸检测却显示阳性;有些确诊患者经过治疗,新冠肺炎症状和 CT 检测体征已经消失,但是核酸检测却多次不转阴;还有一些患者核酸转阴出院后,一段时间后又会出现转阳。全国各地类似问题屡有发生,新冠病毒也被医务人员形容为“狡猾”“诡异”。2月13日,我省新冠肺炎中医专家组在对患者进行会诊时,首次关注到这一问题。随后,全省陆续发现20例新冠病毒隐性感染者。隐性感染者没有症状却具有传染性,对人群构成了更大的潜在威胁。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王晞星教授和专家组成员深入研究后发现,症状不明显和症状好转却不能痊愈,多与患者自身的免疫功能不健全有关。“用西医理论解释,免疫功能不健全,机体就不会对病毒迅速反应;反之,免疫反应过度,患者会有发生炎症风暴的危险,病情迅速转入危急。”王晞星教授解释。 阅读详细 »

中医师李冬自述感染病毒后的经历

中医师李冬自述感染病毒后的经历

讲述人:李冬 男 35岁 武汉市中医医院医生

1月23日,武汉宣布关闭进出城通道的那天,我开始出现低烧、咳嗽,CT检查显示肺部感染。是的,我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当天就住进了武汉市中医医院,那是我工作的地方。

2月14日,我以康复者的身份,去湖北省人民医院爱心献血屋捐献了血浆。没过几天,有人从人民日报那篇报道中认出了我。

关闭通道的那天我确诊了

中医师李冬自述感染病毒后的经历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还是没想通,自己怎么就会中招了呢?

我叫李冬,武汉市中医医院一名骨科医生,是个中医迷。平时和我打交道的,大多是肩颈腰腿痛患者。

去年12月底,和许多武汉人一样,我也是从网上看到那篇关于不明原因肺炎救治的紧急通知,是否传染,并没有提及。

到了元月初,骨科传统治疗室门诊和治疗照常,但人数已经明显变少了,每天差不多五十来人吧,很正常,每年临近过年都是这样。

大概中旬的样子,有同事提醒我上班必须戴口罩。我和同事去办公室领了一些口罩和防护帽,科室医生、技师们都戴着口罩上岗,在中医骨科不容易见到(拔火罐时不好吹灭火)。当然,病人也越来越少。

突然意识到情况变得严重,是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公开说“肯定存在人传人”。那几天,来做颈肩腰痛治疗的病人更少。接诊治疗也变得更加谨慎,戴口罩、戴帽子、戴手套,治疗前会问一问病人是否发热。

1月23日,我突然出现低烧、咳嗽症状,意识到情况不妙。没敢告诉家人,我跑回了单位,CT检查,肺部感染明显!专科同事帮忙看了片子,声调低沉,“基本就是了!”

那一刻,我只觉得脑袋轰地一声,懵了。

关于新冠肺炎的报道看了不少,这个病毒的凶险超乎想象,越想越紧张,呼吸都有些急了。 阅读详细 »

从中医药在新冠肺炎治疗中的作用看未来医学发展

中医药早期介入、中西医结合治疗,是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的重要方法之一

西医攻“毒” 中医治“人”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中医药发挥了重要作用。前一段时间的临床实践显示,中医药早期介入、中西医结合治疗,是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的重要方法,也是此次疫情救治工作的一大特点。国家卫生健康委近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中,中医药治疗的内容与此前各版本相比有了明显增加。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数据显示,全国中医药参与救治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超过6万例。近日国家有关部门披露的临床实践数据表明,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效果良好。

从中医药在新冠肺炎治疗中的作用看未来医学发展

先来看一组数据:

2月19日深夜,国家中西医结合重症专家组成员叶勇从昆明赶到武汉,他是国家卫健委从全国抽调的12个中医药专家之一。12个专家,12个重症专家组,任务很明确,围绕救治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对武汉15家定点医院巡回指导,减少危重病人死亡率。20日和21日,他马不停蹄巡回检查了武汉第三医院和武汉第七医院,查看了600名患者,重点指导了120多名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治疗。21日上午巡查武汉第三医院时,他评估了3名重症患者,结论是通过中西医结合治疗已经转为轻症,可以出ICU病房。

“通过这次巡查,我对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更有信心了!因为中医药可以减少重症向危重症发展,降低死亡率。”叶勇说。 阅读详细 »

试论中医药学的科学性及其现代创新

试论中医药学的科学性及其现代创新

作者:王永炎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馆馆员

中医学体现了中国哲学“天道自然”的观念,“治未病”与辨证论治是其重要的内容。它既重视临床医学实践的理论总结,也强调理论对临床诊疗指导。其理念的本质是整体的、具体的、辩证的,也是变化的、更新的、发展的。中医药自身历史发展的过程,充满了融合、互动和协调,经历了多重对立面的相互转化和吸收整合。

近三百年西学东渐,很多人以西方科学主义为标准,认为中国有“学”而未有科学,否定中医药的科学性。而今,中医药法业已正式实施,科技部与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的学科目录中,将中医学和中药学列为医学门类的一级学科。依通常的学科标准:高等教育有教席,医、教、研、产有团队和机构,拥有各分支学科的学术刊物,国家政策支持、科学家首肯、广大民众拥戴的中医药学学科体系也已完成。尽管如此,仍有人提出中医有用但不科学,不具备科学主义的诸因素等话题。由此可见,在变化的环境中,如何认知中医药学的科学性及其现代创新确有必要作一探讨。

1、科学与人文的融合

医学是人学,无分中西。

中医药学的理论体系缘于阴阳五行,天人合德尚一之道,又离不开临床经验的积淀和体现整体性与辨证论治的理论指导。因此,中医药学具有科学与人文的双重属性。

当今,医学科技进步了,数理化学的成果推动了医学技术的进步。上世纪,人类防治传染病和感染性疾病取得重大成就,器官移植带来生命延续………但医学人文伦理的淡化异化,成了新的问题。中医亦然。

医患矛盾的根源,是利益冲突演变成买方与卖方的关系。医者与患者本应是“尚一”的共同体,而现实情况却是,医患关系一度紧张,甚至伤医事件频频发生。其中日益凸显的伦理、法律与社会问题,激发了医学界与社会各界对医学人文的广泛关注。医学人文,就是一种人文的医学,其基础包括哲学、文学、历史、艺术、政治、经济、人类学等。这些人文学科在医学中具有重要价值,是医务工作者服务患者,谨慎和正确决策中必备的基本素质,也体现医护人员的人格教养。本世纪叙事医学的诞生,是为了保证在任何语言环境、任何地点,医务工作者与患者相遇时,都能全面地认识、理解和尊重患者的苦痛,懂得关注、聆听、建立患者的归属感。

中医药学具有敦实深厚的国学积淀,尤其是融入了儒家“仁”的思想内涵,“仁者爱人”“礼归于人”“人之受命于天也,取仁于天而仁也”。这里的“仁”,蕴意公正、自由与力量;“礼”,除礼节祭礼之外,还有调节、和合与协调之意;“天”的定位当是整体的大自然。

《黄帝内经·素问》撰有疏五过论与徵四失论两篇,明示医者的过失作为戒律,为生民疗疾愈病者自当警觉慎行。其理念敬顺自然之德气。德气为道之用,生之主,必当敬顺之。在西学传入后,西医逐渐占主流位置,中医学人中有失对自身规律坚守者,不论病情需要与否,一概中药加西药,凡遇感染,一律清热解毒加抗生素,而识证立法遣方用药日趋淡化,多用中成药而少了辨证论治用汤剂。至于坚持科学人文双重属性,尤其读过《十三经注疏》者,更是凤毛麟角。人文哲学对中医学人而言,也已面临断代的危险。 阅读详细 »

真正的中医是如何抗新冠的?

真正的中医是如何抗新冠的?广东中医药借鉴“非典”经验的硬核样本

中医尽早介入疫情防治,可以说是抗击非典留下的经验,在此次疫情中中医系统迅速出击,中药疗法被广泛应用于临床救治,尤其是广东经验焕发出新的活力。

“我们也在考虑中医的作用,中医一开始就要介入,别到最后不行了才看。在广东就是这么做,在很多地方也这么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此前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中医应该尽早介入对新冠肺炎患者治疗中。

驰援武汉的佛山市禅城中心医院重症学科副主任陶飞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临床的实际效果是中医药确实能发挥一定作用,不仅是轻症甚至一些重症也有不错的临床表现,但是具体情况我们仍在商讨,希望能够通过中西医结合更好地抗击新冠。

“德叔”的经验

中医抗病毒遭受非议其实并不稀奇,而非典经验之下,广东在中医抗新冠的路上更向前一步。

根据南方+此前报道,“对于中药,刚开始我是拒绝的。”武汉前线病房里一名50岁的女患者坦言,在她看来,中药需要长期服用才能见效。在此次疫情中,也有部分患者对于中药疗法抱有怀疑,中医疗法起效慢、疗效不明的疑云笼罩患者。

56岁的张忠德是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人称“德叔”。从1月下旬至今,他带领着107人的团队,已经在武汉抗疫一线奋战了20多天。

1月24日,也就是大年三十下午,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专家组副组长,张忠德坐上了从广州前往武汉的高铁。

和张忠德一起抵达武汉的,还有3位高级别中医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呼吸科主任苗青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兼肺病研究室主任王玉光。专家组的任务是实地了解疫情,研究如何中西医结合救治疑难急危重症患者、优化中医药治疗方案。

张忠德对中医疗法有着满满的信心。他曾经在抗击非典期间不幸感染SARS,后经过中西结合的治疗方法不留后遗症地恢复了健康。在武汉接诊过百个病例后,张忠德认为,新冠肺炎核心病机以湿毒热为主、部分有寒,明代名医吴又可治疗瘟疫的名方“达原饮”和汉代医圣张仲景的经方“麻杏石甘汤”大有可为,“热盛”的则加一些清热解毒药,辅以八段锦、耳穴贴敷等传统疗法和外治法。

非典早期,中医疗效受质疑,因此并未完全参与进抗疫过程。直至2003年5月,北京采取措施保障所有定点医院都有中医药的参与。到5月中旬,多半病人使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在一份由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和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多名专家撰写的对71例 SARS患者中医药介入治疗结果的回顾性研究指出,中西医结合治疗组患者临床症状严重程度改善显著。

吸取非典抗疫经验,在此次疫情中,中医很快就介入对病人的临床救治过程中。早在1月27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就启动了“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剂临床筛选研究”。1月28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西医结合救治工作的通知》,明确坚持中西医结合,充分发挥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优势。

2月14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黄璐琦在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全国中医系统已向湖北派出2220人。

在疫区,中西结合的治疗方法被广泛应用于对病人的临床救治中。 阅读详细 »

上海新冠肺炎救治中,中医如何赢得西医信任?

被成为上海“救治堡垒”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近来不断给我们带来好消息:今天又有12例患者治愈出院,共有211例治愈者了,出院例数攀升,让大家的心情也明媚了起来。

此前,全国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上海市公卫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透露,中医药在此次治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医院负压病房配有中医医生,90%以上患者接受了中医药治疗。对重症患者,专家团队也会根据每位患者具体情况辨证施治,明显改善了患者的生命体征。

中西医结合治疗在市公卫中心里到底进展如何,中医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记者从上海市卫生健康委获悉,为抗击新冠肺炎,上海中医专家入驻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中医治疗工作得到全面展开,收到了显著疗效。通过中药治疗,患者发热、呼吸道和胃肠道症状明显改善,病情得到控制,从而减少了危重症的发生。通过中药调理患者精神体力改善,疾病疗程缩短,促使了病人更早地康复出院。

“工作刚开始阶段,西医专家组对中药治疗还存在一些顾虑思想,比如担心对肝功能会有一定影响。”有专家举例说,以往中药伤肝的例子曾时有报道,典型案例是何首乌导致肝损伤,“没有炮制的生何首乌对肝脏会有一定的毒性,尤其是长期大剂量服用后,有的人可能会出现肝损,这个问题古代医籍中早有记载,所以我们医生在一些有毒药物的使用上,一定要掌握药物剂量和疗程,更多使用安全炮制过的药物!”

专家同时强调:广大民众不能因此认为中药是对肝脏不好的,惧怕甚至否定中医。相比西药的副作用,中药的副作用其实是非常少的,临床实践证明,如果中医辨证论治准确,中药不仅不会引起肝损,而且可以有效治疗肝损。

中医治疗组还谈到一个发现:新冠肺炎患者中,1/3的病人有不同程度的肝功能异常。

“对这些病人,有些西医同仁是不太主张应用中药治疗的。”中医坦言,观点交锋很正常,面对新型传染病,大家一起努力,拿出好的方案。 阅读详细 »

广东中医药国家队“一人一方”模式中医药综合治疗

原标题:所有患者都进行中医药干预 广东中医药“国家队”打了一场“漂亮仗”

2月20日,支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国家中医医疗队广东团队队员、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团队队长温敏勇及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詹少锋。他们告诉记者多个好消息:此前进行了远程中医会诊的两个重症病人都已出院;他们所在的院区累计出院或转出20多名患者;医疗队累计收治的 61名患者中,55人症状得到改善。

记者了解到,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团队所在的病区收治的大部分是重症患者,医生们对所有患者进行了中医药干预,并采取“一人一方”模式施以中医药综合治疗,大部分患者病情明显好转。

A远程会诊的重症病人出院了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团队是1月30日正式进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这家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1.8公里,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即确诊于此。当时团队接管的病区有35张床位,患者基本为重症病人。

詹少锋对其中一名女患者印象很深。当时,这名患者在这已住院几天, 复查胸部CT,显示炎症渗出较此前增加,出汗烦躁让她难以入睡。患者非常焦虑,每次医生查房她都要求给自己加针、加药。2月3日医疗队与远在广州“大本营”的专家组进行隔空远程会诊,这名患者是当时接受会诊的两名患者之一。

在当天的远程会诊中,医疗队的医生先介绍病人的情况。在隔离病区的护士穿上隔离服来到两位患者床前,利用手机视频聊天功能,让远在广州的林培政、李赛美、吴智兵、林昌松等中医名家直接与患者交流,完成望诊、问诊,并给出处方。

经过一段时间的中医综合治疗后,这两名患者已分别于7天和2天前出院了,目前正在隔离休养、康复中。

B所有患者都进行中医药干预

温敏勇告诉记者,他们对病区所有患者进行了中医药干预,并且根据症状的不同给予不同的诊疗措施。

对于病情稳定的轻症患者,本身没有基础疾病且此前也接受过抗病毒治疗的,医生给他们开具的是“纯中医”治疗。经过精心治疗,这部分患者中已经有人核酸咽拭子由阳转阴,达到出院条件。

对于重症患者,医生们则给予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式。这部分患者多为年龄大、有基础疾病、出现了继发感染,甚至是脏器衰竭的。这些患者在转来前大部分接受过抗病毒治疗。温敏勇告诉记者,西医主要是提供支持治疗、营养治疗;中医治疗除了汤剂、针剂、中成药外,还有耳穴压豆、穴位按摩等综合手段。

这些中医药手段,每种都有其独特的效果。温敏勇说:“以穴位按摩为例,这不止是帮助患者舒经活络、畅通气血那么简单,护士们一边帮病人按摩一边聊天、开玩笑,可以消除患者紧张、焦虑的消极情绪。中医讲究‘精神内守、病安从来’,病人不害怕了、心情好了,有助病情的缓解。”经过实践的检验,耳穴压豆和穴位按摩能够缓解患者失眠、焦虑抑郁及腹胀等不适症状。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