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荒先锋,葎草

我从小喜欢饲喂鸣虫儿,有三大好处,第一安神,不论你今天多么劳累,多么慌乱,只要一回到家,听见床底下的罐儿里有几声蛐蛐儿、油葫芦或金钟儿的鸣声,你会有身处田园的宁静感,凡尘中的嘈杂就此屏蔽;第二是催眠,自然之音是最柔和最美好的催眠曲;第三是需要给它们喂食、喂水、收拾罐子,这会让你获得更多玩儿的机会,而又不像猫狗这类“大型”宠物那么累人。

在我上初中以前,城市周边还有不少野地,适逢夏末秋初,一放学,就去那些荒草丛生的野地里捕捉鸣虫儿。每次回家的时候,收获的不光是几只鸣虫儿,还有大野地所给予的快乐,以及总也免不了的在小腿肚子上留下的两三道红扑扑儿、长长的、浅浅的伤痕。这,全拜“可恶”的拉拉秧所赐。

拉拉秧的学名叫草,是夏季生长的一种蔓草。在农学中,常把它归入到“农业害草”的行列,因为它有三样儿“法宝”危害农作物,一是有长长的藤蔓,可以缠绕住农作物的茎,绞杀它们;二是生长速度快、繁殖能力强,善于跑马占地,覆盖住地面上生长的其他植物,抢它们的阳光和养料;三是藤蔓富含纤维并长有倒钩样的小刺,能剐住人们的裤腿,并拉伤皮肤,而且扯也扯不断,甚至还会影响机械作业,真是让人拿它无可奈何。而到荒草地里逮蛐蛐儿、扑蚂蚱玩儿,是绝不可能绕开拉拉秧的,因为这草的适应性实在太棒了!就连工地挖地基刚刚翻出来的、毫无营养成分可言的新土,它全能安家,因此有些植物爱好者叫它“前沿植物”或“拓荒植物”。

拓荒先锋,葎草

再大些,我就学乖了,不管多热,只要到野地里去逮蛐蛐,都会套上结实的“劳动布”裤子。毕竟这人长大了,就知道保护自己了,再也不能穿着小裤衩、光着两条小腿儿满野地乱跑了不是?这样,即使被拉拉秧挂住,也顶多在你裤子上留下条绿印子,而不会被嵌进皮肤里的小毒刺儿弄得痒疼痒疼的。即便如此,很长时间以来,我对这种植物依旧心怀厌恶。

后来,我却发现,那些深受“害草之苦”老农们,非但一点儿不讨厌它,而且对它是津津乐道。“我活这么大岁数,就没见过没用的草!”“你说拉拉秧是吧,那也是药材,夏景天儿生,夏景天儿长,专治夏景天儿的病,治人、治羊、治马、治牛,都成!”说这话的,是一个北京顺义农村的老兽医。

原来,草的药用价值在于,它能清热解毒,最擅长治夏季的肺热咳嗽、中暑、腹泻。夏季因体内蕴热不解或排汗不畅,易生疮疡疖肿(如毛囊感染等),可用新鲜草茎叶捣烂,敷于患处,能起到消肿、解毒的作用,外出旅游不慎被毒虫蜇咬,也可应用此法。用新鲜的草煎汤沐浴还能杀菌止痒,可用于预防痱子的发生,痱子已生者也能促进其早点儿消退。游泳之后,脏水进入耳道,可用草煎水冲洗外耳道,然后用棉签揩干,能够很有效地防治耳道湿疹的发生。总之,在大自然里,每一种看似无用的东西,只要悉心研究,总是会找到其用处的。这一点,你不得不佩服造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