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象品悟之蒲公英

作者: 中医爱好者 分类: 药材方剂 发布时间: 2024-03-16 14:45

蒲公英遍地都是,长的很小的一个植物,叶子很有特色,叶子长长的,贴着地长,没有茎,它的茎就是花茎,出来的就是那个花序,头状花序,黄黄的花。

这是蒲公英花序的特写,花瓣的末端是锯齿形的,大家不要小看这一个细节,很多花的花瓣末端应该是很圆润的,或者只是一个尖,像这种带着很多小刺的,不能说少见,但相对来说是比较有特色的。这就是一种象,所以一个植物的花,往往反应一个植物的性情,很多细小的花瓣往外散,花瓣的末端还有一些很细微的突起,也是一个气往外发散的象,包括植物的形态,叶子一片一片往外招展的,就是一股完全往外疏散的一股气,只不过因为它是一个很弱小的草本植物,所以它这股疏散的之气比较弱小。

当然如果从它的花序来看,你看花梗很长,它这个往上升达的力量还是很明显的,只不过跟附子相比,附子这个力量非常强悍,蒲公英这个力量非常的柔弱,但是它们的作用方向是一致的,作用深度也是比较接近的。蒲公英这个药的气味都比较清淡,没有一个特别浓的味儿,凡是药气比较清淡的都入的比较深,都可以走到脏腑的这个层面。只不过附子这个力量因为它强悍,所以它可以走大的脏腑,蒲公英这个药,它可以走小的脏腑,这个话怎么说呢?大的脏腑你可以理解成,那就是五脏了,小的脏腑每一个细胞你也可以理解成一个脏腑的话,蒲公英这股药力可以进到细胞里。

所以蒲公英是干什么的,蒲公英古人用它来治疗疮疡,清热解毒的,疮疡烂了化脓了,用它来清热解毒达到一个生肌长肉的效果,它为什么可以生肌长肉?就在于蒲公英这个力量它很柔弱,它很难在全身起到一个多么强悍的推荡的力量,但是我可以在局部针对这几个细胞我可以起到推荡作用,这是可以做到的,它就帮助这几个细胞加快新陈代谢,就是你这局部的郁结,我可以给你通开流通开,流通开之后,这个细胞新陈代谢自然就加快了呀,自然就该生发的生发,该繁殖的繁殖,就是它疏通局部郁热,在一个很细微的一个层面上,疏通局部郁结,促进一气周流,所以我说我们可以把蒲公英理解成一个非常柔弱轻微的附子,你可以这么去理解。

你想当你一个地方受伤溃烂了,那个地方应该也是阳气虚弱,生发力不强,需要去扶助流通的呀,那么这个时候只是局部又不是全身,你要是用附子有点大炮打蚊子的感觉,那就用蒲公英,它这股缓和柔弱的力量就过去帮助它把局部的问题给解决了。当然如果说我们借助这个力量,没有疮疡用它来干什么?当下焦肾气虚弱不能生发,生发不是很畅快,又还没有到阳虚欲脱那么严重的状态,你想帮它轻轻的升达一下,这个时候你可以用蒲公英,用的量可以大一下,用到30克。30克蒲公英可能跟1克附子的效果差不多,但是蒲公英这个药劲就柔和很多,柔和的多呀,很缓和,就像一阵风一样,一股缓缓的生发之气慢慢把它托起来了,而1克附子就好比拿了一根针戳了一下,那是很厉害的,总的力量差不多,附子的劲是比较集中的比较强悍,蒲公英好比把这个力量给散开了,缓缓的托一下,那就柔和了很多,所以有的时候下焦阳气虚弱,不能升达的时候有时候用蒲公英,尤其是老年人体弱的人,它也能达到一个很不错的升达效果。

所以蒲公英的用量十几克到30克都可以,都能达到一个很不错的效果,不单纯用于疮疡外科,一般的内伤肾气虚弱的时候,尤其是老年人肾虚肾阳虚,下焦可能还有一点虚火,有点下焦湿热,舌苔看着后面比较腻的时候,你想用点附子用点细辛用点肉桂,又怕伤了他的阴气,而且下焦还有一点郁热,用上温热的药还怕加重郁火,那这个时候用点蒲公英是很不错的,蒲公英比较清淡甚至是比较清凉,微微宣散,既能升达阳气又不至于增添郁热,很柔和,缓缓就可以把肾气给托起来,这个还是很不错的。所以蒲公英是在下焦阳气虚弱又不至于虚脱的时候,尤其是年老体弱的人,缓缓升达肾气很好的一个药。

当然也可以用它这股力量来用于局部这种阳虚,溃疡呀包括胃溃疡胃炎什么的,就是局部的一些需要升达宣散这个症候,都可以用蒲公英来流通疏达一下。这个药比较平和,一般来讲你多用点少用点也问题不大,30克以下应该都问题不大。当然有一点就是蒲公英这个药药力毕竟是比较柔和的,你如果真正想要一个强悍的力量它是不能提供的,所以它只能用于缓症,不能用于急症和危症,它只能用于比较缓和虚弱一些症是可以的,真正的急症和危症,需要紧急处理的,还是该用附子用附子该用肉桂用肉桂。

课后问答:

问:蒲公英用的是它的叶还是什么?

答:蒲公英用的是全草,蒲公英采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刚开花的时候,甚至还没开花,如果已经到了有小伞的时候就太老了。即便有这个花骨朵一般也没完全开,基本都是还没开花的时候采那个全草,那个时候它气比较足。

我们这个药象课就全部讲完了,时间有限,所以不可能把所有的药都讲到,也不可能把每个药都讲的面面俱到,只是把一些主要是我个人对这个药的一些理解,也不见得都正确跟大家交流一下,我觉得从象的角度去理解药物,把握一个药物的使用,可能会更便捷更方便一些。

我的体会呢,所有的药呀,都是一股灵气,我们在用药的时候,实际上是用药这个媒介,这个载体,借用大自然的一股灵气,来跟人体这股灵气相沟通,是在这个层面。只不过不同的灵气,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有不同的性格,个性不同,表现出来的言语,动作都不一样。

一个药的气,寒热温凉,四气五味,就是它外在的表现,内在的东西,就是它那股灵气,这种灵气跟人的灵气是相通的,所以药气呀,到人的身体里面,能不能起作用,归根结底是看这股灵气与人体的这股灵气能不能相呼应,相感应,互相影响,如果不能够融为一体,药是起不到作用的。

还是谈到心性的问题,一个人如果太固执,心性固执不开化,不接受外来的事物,药进去就无效。一个人有时候说话听不进去,但一般人的本性还是不错的,只要你不是固执到一定程度,本性其实还是比较开放的。药进去了直接从很高的一个层面跟你打交道,还可以劝动你,直接到你经络这个层面,灵气神气的层面劝导你,有时候还是能劝得动的,所以这个病还可治。

如果一个人真固执到顽固不化,把本性都给蒙蔽了,医药无功。所以有时候用上药,有效无效,往往跟一个人的本性有密切关系的。其实说到底用药也是调整心性的一个方式,只不过它相当于是再一个更高的层面,不知不觉地改变你的心性。如果说咱们能够自己把心性调过来,用药效果就会更好,或者说不用药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你看王善人刘善人讲病,就是那个境界。所以对药的理解,我的理解也就能达到这个程度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