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中医治疗

中医医案与方剂学习

中医养生之道与常见病的诊治

零基础学中医

三药三方有奇效

三药三方有奇效

大疫出良药。在这次新冠疫情中,没有西医特效药,也没有疫苗。但中医的三药三方,却是最好的特效方案。

所谓“三药三方”,是指目前已通过实验数据和临床效果,而筛选出有效中成药和方剂。

三个中成药如下:

金花清感

连花清瘟

血必净注射液

金花清感是2009年针对H1N1而研制的新药,由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两个方子组成,不仅用随机对照实验验证过有效,并且已上市多年。

连花清瘟是2003年针对非典而开发的中成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治疗轻型、普通型有确切疗效。目前已向意大利援助了10万盒,且最近意大利要再追加10万盒。

血必净属于中药注射剂,对于救治重症、危重症病人有奇效。尤其是面对西医难以处理的炎症风暴、提升血氧饱和度等方面。

三个中药方:

清肺排毒汤

化湿败毒方

宣肺败毒方

清肺排毒方,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通用,有效率90%以上。在全国10个省(除湖北省以外),66个定点医疗机构已纳入1263名确诊患者,治愈出院的1214例,占到96.12%。

57例重症患者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服用清肺排毒汤的临床观察中,其中42例治愈出院,占到了73.7%,无一例转为危重症型。

宣肺败毒方,由经典名方凝练而来,轻症和普通型有效率90%以上

在武汉市中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等单位开展的研究对照显示:与对照组相比,临床治愈率能够提高22%。

河南一医院使用该方治疗轻型、普通型患者40例,平均治愈时间为9.66天,无一转重。湖北武汉使用该方治疗患者,轻型和普通型明显治愈,无一转重。

化湿败毒方,由临床实践优化而成,已通过审批,国外纷纷要药。金银潭医院临床对照试验,75例重症患者使用后,症状改善非常明显,治愈时间缩短3天以上;方舱医院的对照试验,也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在给国外朋友赠送药的时候,化湿败毒颗粒被亲切地称为“Q-14”。Q取英文谐音CURE,治愈、解药的意思,“14”表示这张方子是由14味药组成。

四大作用救全场。

中医药在本次抗击新冠疫情中,有四大重要作用:

一、有效治愈轻症,缓解症状

二、能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

三、能提高重症和危重症治愈率、降低病亡率

四、能促进恢复期人群机体康复

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临床疗效表明,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

刘清泉教授:急症是中医真正的优势

方舱医院院长刘清泉:中医真正的优势不在于慢性病,而在于急症

刘清泉教授是国内从事急诊临床工作最优秀的医生之一,尤其在中医急诊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

急症是中医真正的优势

中医在急诊中的作用不大,救急主要靠西医,中医的优势在慢性病”,西医界这么认为,中医界抱有此想法的也大有人在。对此观点,中医急诊出身的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说:“这种认识虽比较普遍,但有失偏颇,并且是非常片面和表浅的”,“如果真正深入ICU,真正参与SARS、甲流和登革热等烈性流行病的救治,就会发现,如果没有中医药的介入,那简直不敢想象,将多死多少人,将有多少危重病人一直陷于危重的状态而不能逆转!”

刘清泉说,这样的例子很多,如休克后胃肠功能不全,西医没有什么好办法。中医通过辨证论治,鼻饲中药、中药灌肠、艾灸、针刺等,效果很不错,有些都出乎意料。那些曾认为中医是瞎掺和的西医危重病专家,看到这些中医药介入的效果也都点头称赞。再如危重患者往往涉及多脏器功能不全,如重症感染,可能休克、合并肾功能不全、胃肠功能不全、凝血功能障碍??这时不只是抗感染、利尿那么简单,要考虑整体情况、病理生理改变,从而选择对患者最有利的治疗。这符合中医的整体思维模式,且整体改善危重病人的体质和抗病能力是中医的强项。中医的思路很符合急危重症救治的特点——治疗不是必须把邪气赶走,而是把表里内外、气血阴阳、脏腑经络之间关系协调好,达到“阴阳自和,必自愈,故不战、不汗出而解也”。

刘清泉指出,人们之所以觉得中医在急诊中作用不大,是因为上世纪以来西医急救技术比较突出,但中医在这一领域也绝不是或有或无,只是由于多种原因,中医药介入急诊的程度不如以前,从事中医急危重症研究的人减少很多。

“我个人认为,中医治疗急症的效果不亚于慢性病,中医真正的优势不在于慢性病,而在于急症”。中医治慢性病也好,治危急重症也好,都是要辨证精准,而急诊更考验医生的果敢,难度大,但并不能就说效果不大。刘清泉告诉记者,10多年前,曾治疗一个濒临死亡的80岁老太太,她当时心跳已十分微弱,似有似无,用红参急煎,掰开老人的嘴巴将药灌服下去,大概三五分钟的时间,老人的脸色转过来了,眼皮动了一下,脉搏逐渐有力。大剂量的人参、附子,用对了,确有良效。“这件事情众人都感到吃惊,也使我重新认识中医药的力量。”“

中医药与急危重症

历史上,中医学术几次大的飞跃和发展最为繁荣的几个阶段,都与中医药治疗急危重症密切相关。大家都知道《伤寒论》和六经辨证的重要意义。《伤寒杂病论》序中所言从一个侧面反映《伤寒论》所治疾病多是急危重症,促成了张仲景首次提出六经辨证的思路。晋代葛洪的《肘后备急方》记述的是治疗各种急危重症的单方验方,此书是中医第一本急救手册,急危重症的用药、处理方法都囊括在内,其中一些治法是非常有效的。金元时期,中医的发展空前繁荣,但最为突出的还是对于危重病的治疗。李东垣和补土学派的产生,也是因为当时爆发了严重的胃肠流行病(土疫)。中医学发展的另一个飞跃是在明清时期温病学说的兴起。温病当然也属于急危重症的范畴。

可以这样认为,从六经辨证的形成到金元四大家在学术上的发展,再到温病学派中卫气营血、三焦辨证学说的创立,任何一种对于中医学来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辨证方法的确立,都是根源于急危重症的治疗阅读详细 »

全国首创!山西省中医院推出促核酸转阴中药方

全国首创!山西省推出促核酸转阴中药方

2月29日,山西省中医院消息,该院于2月25日获山西省药品监督局和山西省卫生健康委员会批复同意的医疗机构制剂益气祛毒颗粒,针对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及新冠肺炎症状好转后核酸不转阴者,可以快速有效促进核酸转阴。该制剂属全国首创,填补了新冠肺炎治疗过程中的空白。当天上午,王晞星教授对益气祛毒颗粒的组方构成和治病机理进行了详细解读。

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以来,一个疑难问题一直困扰着一线抗疫医务人员:有些患者无临床症状表现,病毒核酸检测却显示阳性;有些确诊患者经过治疗,新冠肺炎症状和 CT 检测体征已经消失,但是核酸检测却多次不转阴;还有一些患者核酸转阴出院后,一段时间后又会出现转阳。全国各地类似问题屡有发生,新冠病毒也被医务人员形容为“狡猾”“诡异”。2月13日,我省新冠肺炎中医专家组在对患者进行会诊时,首次关注到这一问题。随后,全省陆续发现20例新冠病毒隐性感染者。隐性感染者没有症状却具有传染性,对人群构成了更大的潜在威胁。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王晞星教授和专家组成员深入研究后发现,症状不明显和症状好转却不能痊愈,多与患者自身的免疫功能不健全有关。“用西医理论解释,免疫功能不健全,机体就不会对病毒迅速反应;反之,免疫反应过度,患者会有发生炎症风暴的危险,病情迅速转入危急。”王晞星教授解释。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