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山荆子

登山老驴的宝贝 山荆子

我是学中医出身的,但为了了解西医学的临床技能,特意跑到西医内科去实习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午休,医生们都去外面吃饭去了,就我一个实习大夫“看房间”,就在这时,一个满面赤红、遍身酒气的汉子闯了进来,见到我穿着白大褂儿,就冲我喊:“大夫,我喝多了,太难受了,就是头疼、胃疼、吐不出来,您能开点儿药给解解酒吗?”听他这么一说,我知道,这人没大醉,就是酒精中毒造成的身体不适。我顿了顿,对他照实说,我是来这儿实习的,能开处方的大夫都出去吃饭去了,况且这儿除了洗胃也没有什么特效药,不过呢,我是中医,您趴到外屋诊床上,我给您按摩按摩,没准儿能好受点儿。于是乎,让他脱了外衣,推拿起了脊柱两侧的足太阳膀胱经。不大一会儿,他回过头来对我说:“大夫,真管用,我好受多了。”我说,你休息会儿吧。其实,如果当时手里有一把山丁子果儿的话,我保证他的中毒症状能好得更快些。 继续阅读登山老驴的宝贝 山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