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毛樱桃

毛樱桃还是挺好吃的

毛樱桃又叫野樱桃,其果实摘下来的样子和樱桃真无二致,都是红红的,就是个头儿小了点儿,没有长长的果柄罢了。叫它野樱桃,其实它就是与樱桃同科同属的亲戚 梅桃的果实,在我国东部地区的山地都有野生,一些城市还把它用作园艺树种种植到庭院里。梅桃核里的仁儿富含油脂,自古便是中药郁李仁的代用品,能治疗大便干燥。

想起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果蔬副食品远没有现在丰富,水果店、菜站、合作社里的吃食总是按季节摆上那老几样儿大路货。像樱桃这类的稀罕物简直没有见过。也是在那时候,香山公园还很荒,香炉峰上也还没建起高大宏伟的望京楼。登上山顶的时候,只见到红黄色的山头上癞子似的长着几丛灌木。就在这稀疏的灌木丛中,有一棵树,树上结了鲜红色的果实,似乎含水分很大,娇艳动人。我摘下一颗拿在手里仔细地端详,在一旁观山景的老父忽然看到,也有些诧异地对我说:“哎,这荒山野岭居然还有樱桃。”我指指旁边的矮树,父亲恍然道:“哦,是毛樱桃,你看,它的把儿很短,而真正的樱桃都是长把儿的。”我愕然了,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樱桃”。老父似乎也感到怅然,他儿子都这么大了,还不知道樱桃是什么。唉,毛樱桃也算是种“樱桃”,总算还是见到了。于是乎,我们就拣那树上熟透了的小果小心地摘下来,放入用豆包布缝成的、柔软的昆虫网里。不久,就采了小半兜底儿。山顶有座新中国成立前遗留下来的碉堡,那碉堡的顶是很平的,父子二人就坐在顶上吃那小半兜毛樱桃,酸甜的,很可口,不大会儿的功夫就吃光了。老父毕竟也是几十年没见过樱桃面了,因此我们都有一种“还想吃”的感觉,甚至奢望起真樱桃来。 继续阅读毛樱桃还是挺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