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老中医

12位名老中医致后辈中医的一封信

十二位名老中医致中青年的一封信

中青年中医药工作者们、莘莘学子:

你们好!

我们非常高兴能与大家一起参与由中华中医药学会主办的全国“读中医经典,学中医名著”读书活动。多年来,中医药学术的传承得到了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十几年前,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首届拜师大会上,邓铁涛等中医药学家提出了“学我者,必须超过我”的号召。

近年来,看到中医药学后继有人,我们在深感欣慰的同时,对全国中青年中医药工作者与在校的同学们更是怀有殷切的期望。

中医药学源远流长,学术体系博大精深,与我国传统文化一脉相承。几千年来,中医药学以她独特的学术体系和丰富多样的防治手段,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健康保障,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即使是在现代医学迅速发展的今天,中医药仍然在为维护人民群众的健康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她与现代医学一起,构成我国卫生体制的“一体两翼”,是我国人民防病治病不可缺少的重要卫生力量。

目前,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人类生存环境的改变以及人口老龄化引起的疾病谱的变化和医学模式的转变,人类健康面临着许多前所未有的挑战。回归自然、追求健康已日益成为人类的共同需求。

与现代医学有着不同学术体系的中医学在许多疾病的防治中显示出了其独特的优势,不仅中国人民的健康保健需要中医药的保驾护航,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许多人民对中医药的需求也日益增多。随着中医药国际交流和合作的不断扩大深入,中医药必将在世界范围内为人类健康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继续阅读12位名老中医致后辈中医的一封信

十世家传之民间中医的开诊历程

经方在民间

现在中医学院的学生很难分配,医院进不去,博士也不行,如果没有后门,连社区服务中心也很难进,对于那些热爱中医的年轻人真是不幸。我以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还是有路可走的,虽然很艰辛,甚至绝望,但这条路是可行的。

请老爷子和我一起开私人诊所,他说他属虎,我属羊,相克。只能自己开了。别人开诊刚开始的病源是亲戚和邻居,有了疗效后是亲戚的邻居和邻居的亲戚;或者是朋友和同学,然后是朋友的同学和同学的朋友。

继续阅读十世家传之民间中医的开诊历程

李可老中医的学术思想是什么?

李可老中医的学术思想是什么?

说明本文为吕英著作《气的一元论与中医临床》自序,题目为小编拟。
作者吕英

李可老中医的学术思想到底是什么?师父专辑中未做系统阐述,也许是“圣人用道不言道”吧,十年来一二代弟子对其学术思想做了反复探讨和大量的临床验证,并为此召开了三届学术研讨会进行交流。
在传承师父学术的医路上,我常常被师父方药的神奇疗效所震撼,同时内心也充满了困惑。 继续阅读李可老中医的学术思想是什么?

跟刘渡舟实习一年,受益终生

刘渡舟老师精通医典,擅用经方,是卓越的伤寒大师。刘老亦精通百家,博览医籍,尤其对《医宗金鉴》、《东垣书十种》、《黄氏医书八种》等巨著,颇有研究,并富于实践,疗效显赫,是卓越的临床大师。吾毕业实习有幸跟随刘老一年,并且工、余、住、食,咫尺不离,了解最真,受益最大。仅从我写吾师医话集中即可窥之一斑。兹录以片段,以飨同仁。 继续阅读跟刘渡舟实习一年,受益终生

李可老中医经验语录

编者按:李可老中医,1930年生,2013年2月7日在山西病逝,享年83岁。李老擅用中医方法治疗危急重症,被称为“中医ICU”。他一生救人无数,这是他晚年医话的总结。他说:我快入土了,别让这些好东西失传了。
特别提醒:本文提及之处方用药,仅供中医专业人员学习参考,中医强调辨证论治,请勿擅自试方。
  继续阅读李可老中医经验语录

蒲辅周先生运用附子二十三法

主编推荐:附子在中医的学术领域里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有些学派尊其为“百药之长”,有些医者却畏之如虎狼。末学正好是后者,不偏谓之中,以下这篇蒲辅周先生运用附子的专论,让我重新认识附子,也看到一代大家用药之圆融,希望您也能受益。
  蒲辅周先生精研医理,剖析毫芒,用附子已曲尽其妙,达致炉火纯青之至高境界。但“温而不燥”是他自始至终恪守之基本准则。”盖附子究系纯阳辛温之品,补火扶阳固有余,损阴尤当慎。否则,水涸阴竭火无所附,势成燎原。”
继续阅读蒲辅周先生运用附子二十三法

老医真言:说说中医之“悟”

说说中医之“悟”
 
学中医比学西医难,这是众人的感叹!有这样两个同学,高中毕业,一个考上了华西医科大学学西医,一个考上了成都中医药大学学中医,毕业五年后,学西医的上手很快,上门诊时门庭若市,而学中医的还在苦读,仍免不了坐冷板凳的时候!啥原因呢?有人说就是一个“悟”字!
 
西医的知识,形而下,摸得着,依葫芦画瓢,按书上说的办!而中医没那么简单,必须悟出其中之理,你才用得灵!
继续阅读老医真言:说说中医之“悟”

一个老中医对癌症治疗的见解

开篇语
  如果中医是主流医学,大多数癌症病人是不会死的。这当然是有条件的:不手术;不化疗;不放疗;但可以做不伤害性的检查。

  中医治病研究天地人的关系,就是从生命生存的规律入手。生命的最重要的规律是什么?就是承认生命必然死亡。因此,中医认为人活到一定的年龄,无论哪一个器官功能衰竭,都必然会死亡。中医不阻止死亡的自然产生。

  西医尽管承认死亡之不可避免,但是它的做法表明,他们认为可以阻止死亡。我们可以从西医的许多死亡统计报告中看出。他们总是这么说:现在每年死于心脏病的有多少,死于癌症的有多少,死于肾脏病的有多少……就是没有死于衰老的。死于衰老是什么意思?就是正常的死亡率。

  这些统计,他们从不排除正常的死亡率是什么原因?其目的就是拿病死者来恐吓活着的。他们就可以借研究治病来向国家、向人民要经费,掏人们裤袋里的钱。当然,西医医学不是医生或医院向老百姓掏钱,而是他们背后的一个医药财团。西方医学实质是医药财团手中的木偶。这不是我的发现,而是现代西方的非主流的医学家们和研究者。

  有本书叫《现代医疗批判》,作者霍恩·罗斯,讲得最清楚不过了。因此,我们应该把所有的医学研究,把这个内涵联系起来。我在2008年11月,在北京开的“原创中医复兴论坛”上发言,突然想到了“市场医学”这个概念。我说:“现在的医学,可以叫做市场医学。市场医学究其实,是个怪物!因为,医学是要命不要钱的,市场是要钱不要命的,结合起来,岂不就成了怪物?!”

  治病是为了生命与健康。可是,西医不研究生命与健康,而去研究尸体与细菌。他们认为尸体上有生病的原因。人生病死了,他们就解剖死了的人,研究生病的道理。他们的病理学家,在尸体的某些部位的改变上,判断分析生病致死的道理。外伤致死是可以用这种方法的,而人老或生病致死用这种方法却是错误的。癌症致死论就是这样的思想条件下分析出来的。

  生、老、病、死,这本来是一个自然过程。人活着是依靠各种器官功能的活动。这些活动就像一条相互衔接的链条在不停地转动。死亡,就像这链条的中断。老了,各种器官的功能由于某一种原因发生中断造成的。因此,用解剖尸体来判断老了死亡的原因,是不准确的。过去有的人老了生了病,未死之前却交代把尸体交给病理学家去检查死亡的原因,有巧查上了尸体上有癌肿块,就把这肿块判断为致死的原因。

  癌症致死是因为手术(包括化、放疗)治疗引来的死亡,医学却把这个责任推给所患的疾病——癌症。没有人揭穿把手术称为除根术的错误。因为,手术只能切除可见的癌病灶,而不能切除患癌的原因。既然原因未除就能够复发,而且复发时的身体条件更差,因为已经经过了手术的摧残,抗病能力已大大减弱。可见把称之为“除根术”就是一种明显的欺骗。“除根术”这个概念不无有市场的因素——为了吸引病人。如果医学是一门科学,科学就不能有假。而现在这个“手术除根”却是个明显的假货!

  癌症患者因手术治疗而加速死亡的现象,更进一步引起人们的恐癌心理。现在大多数人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心理恐惧。因此,我们必须像美国一样,大范围地展开癌症是慢性病的宣传,首先把这种心理病解决好,就能降低我国的癌患者的死亡率——毕竟是救命第一。每年我国有220万人生癌症,一年中被治死的达160万人。每人如果为治疗付出10万元,全国每年为治癌就花费1600万亿。我们建造起许多宏伟的医院,是以付出1600万亿和160万个生命换来的。国家因治疗癌症而付出大量外汇购买药械。许多人因治疗癌症而破家荡产。

  最近,笔者走访了一些癌症患者,翻阅资料,有所感悟,作成以下文章。

(一)癌症是慢性病,不会一下子死人的

  《温州日报》2006年11月24日10版刊出的《癌症是一种慢性病》不说其内容,单讲标题,就选得很好。

  报载:“美国癌症死亡的总人数2005年首次出现下降趋势。”“癌症是可以治疗、控制、甚至治愈的慢性病。”过去认为患癌必死,而且不出三个月。现在认为癌症是可以治疗的慢性病,治疗的方法就会随着认识的转变而改变。癌症患者死亡率的下降反过来证明这种认识的转变是接近了正确的方向。西医学是从西方传来的。现在美国的带癌生存者为总人口的1/29,而上海却只有1%,相差各地之远,说明上海对癌症的认识与治疗,仍然被过去的错误阴影所笼罩。许多无辜的生命,仍然还死在错误的医学认识与医疗手段之下。

  认识癌症是一种慢性病,从医学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它对许多癌症患者,起到了安慰的作用。这种安慰,不是欺骗,而是讲了老实话,符合科学,符合实际。曾经被宣扬得飞飞扬扬,说患癌就是得了绝症,判了死刑。农村里把此病叫做“单个字”,很忌讳。

  实践证明这种态度是不科学的。人与动物的不同就在于人是有意识的动物。意识保持正常,人体生命的活动才会正常。意识主宰着生命的活动。意识紊乱,生命的活动就会陷于混乱。我们宣传患癌必死,事实在制造癌症恐怖,制造意识紊乱,替替治疗打掩护,相反地会增加癌的活动能力,破坏人体自组织的抗癌维生活动。

  “在癌症患者中,大概有70%的患者是被自己吓死的。何教授认为,患者起码有30-40%死于心理因素。”“肿瘤患者中,有66%的患者患有抑郁症,10%患有精神衰弱症,还有8%患有强迫症,这说明至少84%的肿瘤患者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过去认为得了癌症就没有几个月可活的见解和宣传,制造了癌症恐怖,对治疗不利。

  众多的癌病人死亡,都与这种宣传有关的。现在有一些医生为了拉生意,以宣传医学知识为名,利用媒体制造某类疾病的恐怖,例如说宫颈炎症会导致宫颈癌的发生,应该到他医院妇科检查、治疗。炎症会产生癌变,没炎症的地方,也会产生癌变,所以,癌变不是炎症的发展的必然。写这样的文章,是不安好心,没科学依据,弄得有宫颈炎的妇女精神紧张。

  据笔者调查,凡是使用中草药消除了患者症状的,例如患者的癌肿疼痛,被中草药止住了,说明这药已经有效,癌肿被治住了。坚持服药,一定会获得良效。如果用西药止痛,痛虽然消失,却会反复,而且这种西药止痛的能力会越来越差,直至无效为止。

  因为,中草药消除症状是调整平衡。人体生理平衡得到调整,抗癌的能力增强,癌肿会自然消失;至少,它会停止肿大,停止危害生命,而是与我们的生命共存。西药止痛是麻痹神经的。这种方法相当于麻痹人体自我调整的抗病能力,因此,药性一过,痛势反而会更加厉害。

  可以这么说,癌症本是慢性病,而且有许多中草药方都可以治疗。它之所以弄得如此可怕,说明过去医学判断的失误。这样的失误,导致一些癌症患者急急乎寻求手术切除或放、化疗,其结果是加速了癌扩散或摧毁了人体自身的抗病能力,加速剥夺了他们生存的希望。西方调查发现医生罢工期间,死亡率反而降低。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手术的病人减少了60%,死于手术的人少了。

  把治癌的希望寄托于手术,是愚不可及的行为。我不反对应该做手术的还得做,但决不可把它当做救治癌症病人的最大希望。

(二)生癌是毒素在身体的某个地方集结等待排出

  据说,20世纪80年代研究癌症的的一个最大的成就,是发现人体细胞内天然就存在着一组能使细胞发生癌变的癌基因。现在,科学家已经能够在膀胱癌、肺癌、结肠癌等二十多种肿瘤病人的细胞中分离出癌基因。癌基因在正常情况下非但无害,不会发生癌变,而且对正常细胞的生长和分化起着重要的作用。

  为什么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得癌症?癌基因为什么不会随便发生癌变?这就说明人体里天然就有着制止癌变的能力。我们可以把这种能力归之为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既然人体里有这种能力,就可以想得到是因为各种内在或外在的原因,干扰了体内制止癌变的能力,诱导癌基因发生癌变。

  所以,只要我们能够使制止癌变的能力恢复正常,就不怕癌症了。研究发现,有许多患癌病人可以带癌生存,就是因为他的制癌能力与“生癌”能力相持,谁也胜不了谁;有的被判为晚期癌症者逐渐恢复,甚至使癌肿完全消失不再复发,就因为这种能力胜过癌变的能力。由是观之,如何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治癌方法,什么是错误的治癌方法了:凡是有利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的治癌方法就是正确的;凡是损害生命的自组织能力的治癌方法,就是错误的。

  人的生命,可以分成两个系统:一个叫信息系统,它有很强的自组织能力;一个叫意识系统,具有可自控能力。这是两种相互矛盾又相互帮助的能力。例如饿了要吃饭。饭吃到胃里,胃中就会自动产生许多消化酶,把饭消化成食糜,自动地流到小肠、大肠,营养被吸收,水分带着毒素排入膀胱,作为小便排出;渣滓排到大肠,作为大便排出。这些工作都是信息系统不受意识控制自动完成的。这就叫做自组织能力。“人逢喜事精神爽”,假使人觉得精神特佳,吃饭味道特好,消化能力就增强;如果精神受到打击,消化能力就会受挫,食欲就减退。这说明人的自组织能力在很多时候,是受意识影响的。

  人的思想意识,对信息系统的自组织能力,只能产生一定的影响,而不能完全主宰。因此,真正饥饿,想用意识控制,就控制不了。这是大家共知的。然而,就中医的角度看,意识对生命有很强的影响力,这是不容讳言的。古人说:“恬淡虚无,真气从之,正气内存,病安从来。”就是指人只要思想淡泊,就不容易生病。所以,有些病是不能去想的。这就叫心理作用。心理作用会有一种指向性。指向性的意思就是:你常常想自己会生癌,癌就有可能被你想来。因为,你的心理上已经指向生癌了。

  现在有一种奇怪的疾病叫做假性怀孕,就是一个很想生个孩子的女人,有时候会突然停经,肚子也会胀大,但是却经不起检查,因为,肚子里面是空的。女人的月经,是信息系统自组织的,它也会受思想意识的影响。

(三)生癌就像体表上生了肿毒,只是有一些生在体内而已

  癌症患者第一要冷静对待自己的疾病,不要病急乱投医,焦急、恐惧,有害无益。我访问过许多医生认为必死无疑的癌症病人,也看了很多医生关于癌症病人存活的研究,有的都说是晚期了,医生给判断没多少时间好活了,但二三十年活得好好的。有的癌肿还在,有的癌肿消失。过去都采用手术切除来治癌的,很多人因手术后更快复发,使临床医生感到惊奇。当然不排除有的癌症患者切除后没有再复发。然而,谁也没有办法证明这是切除的疗效。

  因为,切除只有损害肢体的健全,没有办法证明它能提高抗癌能力。因此,这种癌症不再生的原因只可能有二种:一是该肿瘤本就不是恶性,是判断错误;二是病人本身自组织的抗癌能力增强。不要把治癌的希望寄托在手术切除上。如果,有的癌生的部位不好,马上会影响生命,那当然要马上做掉。不过,手术前必须极其慎重斟酌。

  既然癌症是细胞中癌基因变异,手术只能切除生癌的部位,不能把癌基因变异的原因切除掉,过去有的人认为术后复发或扩散是因为手术做不干净是不对的。这是因为病人受手术的损害,术后之所以复发,甚至使癌细胞更快生长,是因为降低了生命自组织的抗癌的能力。

  由于医疗实践,发现绝大多数癌症病人切除后都会复发,导致扩散。这样才产生了癌症必死论。其实,许多人都说,生癌就像生瘰儿。生在体表称为瘰儿;生在体内的就叫做癌。我现在所讲的“瘰儿”,是中医的外科病的总称,包括疔、疮、痈、疽、瘰、疬、疱疹等。病发于体表,称为疔、疮、痈、疽、瘰、疬;发于体内,有一些则被称为癌。

  这些外科病都可内治,患癌当然也是更可治的,并非不做手术不可,更非必死。中医称之为癥痂积聚,虽然不完全都是,至少有一些是癌,也有一定的治疗方法。历代中医,治这些病的验方极多。不过,中医的治则不同于西医,不是根据病名,而是辨证论治。同样的肿块,生在不同人的身上,就可能用完全不同的药方。中医对于这些外科病的外科处理极其慎重,例如疔和疽,都是严禁用刀的。对于痈,在未成熟(即完全化脓)前,也严禁开刀引流的。

  现在,有很多的癌症病人被中医或草药治愈,正说明,中医能够治癌。癌症之所以被现代医学说成不治,是现代医学研究还不到位。例如过去认为癌症是病毒感染的学说,现在才知道是错误的。它被癌基因学说推翻了。这说明它的病因研究不到位,只是一种猜测。这样做的结果,是导致一系列治疗方法的错误。

  也许有人会问:知道错误为什么不立即停止?这是因为医学进入了市场,市场有它的惯性,所以无法马上得到纠正。最近发现,很多癌症病人,即使是属于晚期,甚至被治疗得只剩下一口气了的病人,医生已经完全放弃了希望,相反地不治而愈了;反过来说,这些人如果再治疗下去,真的就必死无疑。

(四)人体上到处都会生癌的道理

  假设,现代医学的癌成因论是正确的:人体无论哪个部位都由细胞构成,每个细胞里都有癌基因。某些条件下,癌基因不受管束,就发生了癌变。所以,无论人体的那个部位,连流动着的血液、淋巴液,也都会发生癌症。人体以细胞为最小单位。它组成了各种各样的功能器官。这些器官的功能活动,构成了生命的活动。器官活动直到生命的终结,构成器官的细胞却不断地新陈代谢——老细胞死亡代之以新的细胞。

  人体各个器官在生产新细胞的过程里,由于各种不可知的原因,也会生产出一些不合格、不成熟的新细胞,最容易导致癌变。如果让这些不合格的新细胞登上它的“工作岗位”,它们就成了癌细胞的“候选人”。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不成熟的细胞在登上“岗位”之前,生命的控癌能力就会将它们淘汰出局,都不会变成癌肿瘤。

  生命的这种能力,犹如工厂里的产品检验员,未等这些“候选人”进入“岗位”,就把它们处理掉了;即使有一些因检验员的不小心,“次品”被混作“正品”。这些“正品”也会时时刻刻遭受清除。人体生命除了“检验员”之外,还有多种的监督部门。生命组织的管理,当然比工厂的管理更为复杂。新陈代谢导致癌细胞的产生,只是其原因的一种。

  再如我们的思想感到环境的压迫而不舒畅,导致气血运行阻滞;我们吃的食物中有致癌物质,改变了细胞的性能;我们使用某些引起癌变的医疗器械(X射线照射、激光照射、短波、微波照射),导致基因变异;我们吸进了一些有毒的空气,改变了我们细胞的内容物等等。

  所以,应该说,导致细胞癌变的原因有很多种。而且,这些致癌细胞能够附着,散发出不让人马上发觉它存在的“迷惑素”,并发展它的“组织”,“占山称王”(占位性病变),导致生命的信息运行瘫痪。现代医学把这种情况,称为免疫缺陷。如前所说,免疫缺陷实际就是人的自组织能力部分失序。

  人体生命就像个社会。社会由无数人民组成。以个人为最小单位。为了管理社会,维护社会安定,就产生了各级政府——村、乡、区、县、省直到中央政府。然而,无论如何有效的政府,都无法使全部人民遵纪守法,必然会有一些人成为盗贼。盗贼不认真从事生产,却要吃用,还会杀人、强奸、抢劫,破坏社会的安定。

  癌细胞就像正常的公民变为盗贼一样,不为整体的生命而工作,却聚众结党作乱。政府管理得好(有序),有的会被剿灭;有的会被招安;有的会隐姓埋名,不再作恶;政府管理不好(失序),盗贼越来越多,立寨为王,烧杀抢掠,祸害百姓。盗贼越聚越众,使政府管理不了,整个社会动荡,最后还会颠覆政府。对个人来说,到这个时候,就是死亡的来临。

(五)癌症能够自愈

  生命对全身细胞的管理,也像政府的管理。这种管理的能力,称为自组织能力。不管癌症是大是小,是如何厉害。人只要活着,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就会为自己的生存而努力拼搏。健康,是因为自组织能力有序;得了癌症,是因为自组织能力失序。不管如何失序,自组织能力还是在努力恢复有序化。因此,有的癌症,虽已被宣布为后期,被认定为不可挽救,后来竟然奇迹般地消失,就是这个原因。

  《不治而愈》中记述一个名叫克里斯汀的十九岁女孩子,1974年她发现身上有瘀块,医院检查后说她的红血球、白血球、血小板计数都极低,骨髓检查后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绝症。骨髓中的血细胞只有正常的2%经多次化疗以及多种抗癌治疗,卵巢也受到破坏了。“除了全面维持生命和安慰她以外,医生们已无计可施。……可是克里斯汀并没有绝望。……这家医院的心理医生将她推荐给洛杉矶加州大学一位研究精神康复的研究人员。通过他,她认识了一位利用以手摩抚顶祝福和催眠疗法给人治病的信仰疗法术士。在住院期间,克里斯汀进行两周每周两次这样的治疗。最后一次治疗结束时,化验结果表明她的骨髓略有回升……医院放弃了努力……克里斯汀仍然固执地寻找信仰疗法术士。她新找到的一位信仰疗法术士每周5天来给她做以手抚顶祝福仪式。两周之后,奇迹又出现了:血细胞上升到正常范围的最低水平。”后来加上一些饮食节制,病就慢慢地好了。二十年后,她已经是有了四个孩子的母亲,成为持有自然疗法执照的医生和一个福利部门的积极分子。

  克里斯汀的痊愈,得益于信仰疗法术士的摩顶祝福。到底这样的祝福有什么可以用科学方法检测得到的依据,我相信没有。但是,在医院都已经放弃努力的情况下,术士的祝福却产生了奇迹。而且,这个奇迹是马上发生,还立即以实验来证实——血象逐日好转。到底是什么原因?唯一可以解释的是:生命还没有放弃希望,最后战胜了癌症。

  一位67岁名叫海伦的妇女,1985年发现在“骨盆和腹腔内3至9毫米腹膜破坏点超过100个”,活检确诊为恶性肿瘤,后做了多次手术,但仍有残留。她不愿意看肿瘤医生,也拒绝做化疗。她接受了一项综合治疗计划:低脂肪、低糖、高纤维素饮食;补充抗氧化维生素和矿物质;经常锻练并结合想像肿瘤消失的自我治疗;改变对丈夫的态度——宽容。“手术一个月后,她的贫血现象消失了,肝功能也恢复了正常。”又继续活了8年,75岁因别的疾病去世。

  《不治而愈》记述了许多癌症病人,有的都很严重,有的经医院施用多种疗法,把病人的健康都破坏殆尽了。可是病人仍有信心活下去,不放弃生命的希望。这很要紧。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总是要想办法和寻找各种治疗方法,就会见到奇迹。而那些一听自己患了癌症,就灰心丧气,对愈病失去信心者,就难以获得成功。

(六)禾火抗癌经验——医学理论与医学思想教育

  1997年9月,禾火女士做了乳腺癌手术同时进行了放、化疗,一年半后于刀疤处复发。再住浙江肿瘤医院治疗。治疗刚结束,肿瘤即转移至左腋下。至2000年4月,“用过的放、化疗剂量已达同类患者的三倍,共计用过14个大化疗,3次重复照光,每次照光都历时40多天,照光总量达130多次。重复多次的照光还造成了Ⅲ度放射性烧伤,致使我的胸壁大面积溃烂与坏死,至今留有疤痕。”“2001年5月,癌症第三次卷土重来,仍旧是局部皮下复发,肿瘤专家劝我再做化疗,考虑到当时自己的身体条件,我决定不作化疗,带癌生存。禾火女士的这一明智的决定,救了她一命。“带癌生存”对“癌症必死论”无疑是一个不能接受的相反的新概念。

  “医生说我的生命只能维持三个月。沪、杭两地专家建议我试用一种新药,该药只有20%的人有效,加上化疗,一年大约需要近百万元。有效的话,就一年一年一直用下去,直到出现新的情况为止。我没有采纳专家意见。”“为了节省巨额的医药费,我开始尝试自疗自救。2003年7月30日,我突发第四腰椎压缩性骨折,卧床不起。沪、杭、闽三地专家均怀疑是肿瘤转移至腰椎所致的病理性骨折(笔者按:为什么这些专家没有想到是为了配合化疗,用了大剂量的强的松,导致骨质疏松而致)。我仅靠床休息并加练气功,其他治疗手段均不敢采用,后来腰伤痊愈,依然健步如飞。带癌生存至2004年2月,我被查出子宫内膜增厚,我怀疑这与我长期服用内分泌药物有关。在停用了内分泌药物仍不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几乎所有医生都劝我切除子宫和卵巢,我不同意,坚持练气功。到8月份终于云开雾散,子宫内膜厚度已完全恢复了正常。”(周申生:《关爱生命,科学抗癌》,华夏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年5月)

  禾火抗癌的成功关键是什么?就是不相信肿瘤专家所有的指导。就她自己主观愿望,也是不想这么做的,但是,客观情况逼得她不得不拒绝肿瘤专家的意见。化疗、放疗使她身体损毁到无法再接受,专家还是认为需要继续。专家想的是如何杀死癌细胞,禾火想是如何维护自己的生命。这就是现代西医的致命性缺陷。她觉得继续下去有死无生,不如带癌生存,还有一线希望。于是,她首次拒绝了专家的指导。禾火在关键时刻的选择,反映出她的思维推理能力。正因为她有了这种能力,才会在生死抉择的关头,救了她自己一命。

  病人做了手术,切除了病灶,又经过三番五次的放、化疗,其剂量比通常的患者都高了三倍,癌症还要复发。这时候,患者自己也觉得再做下去是死路一条了,为什么肿瘤专家却认为要坚持做下去?明知病人会死,为什么做医生的,还要坚持把她往死路上送。我当然认为肿瘤专家不是有意的,然而他们为什么没有想到自己意见的后果呢?
(注:本文资料来自周申生主编《关爱生命,科学抗癌》2005年5月)。

(七)忘记自己的癌症——治癌的关键

  患癌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必死无疑?其元凶就是一种以躯体为生命的思想。癌附着在躯体上,医生便会认为唯一的方法是切除。岂知躯体只是生命的物质依附,不是生命本身。身体靠生命的存在而存在,没有了生命便会朽烂。癌是因生命而产生出来的,没有生命的躯体是不会生癌的。因此,被切除了癌肿的躯体,只要生命仍在,癌细胞还要产生出来。然而,原来癌细胞附着的部位已经没有了,它只好另附他处。这才有了癌扩散。这说明切除癌肿块治癌的手术,不仅治不了癌症,却会治死生命。切除癌肿,不仅是切除部分躯体而已,而是在同时摧毁了一部分生命的自我康复能力,因而促进死亡。这不是患癌必死,而是治疗的手段错误促进了死亡。

  患癌不是必死,却被错认为必死后,一个最可怕的“副作用”是意识体系的自卫系统被摧毁。人们一听到说自己得了癌症,便日夜不安。天天吃不下,睡不着,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没有办法再从事抗癌,相反地帮助了癌肿块的发展,所以,医学家才会说,80%的癌症患者死于恐惧。这就是说,我们做科普时,把不知道的事,当作已经知道的,普及开来。患癌本来就像疔、疮、痈、疽一样,并不会致人死命的,我们却把它宣传得十分凶恶,结果就使得患癌的病人,活活给吓死了。

  47岁的农妇刘化莲去杭州半山肿瘤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以没有床位为由,给她开了一些药物,劝她回家。医生为什么不让她住院?因为医生认为此病已到最后关头,无法可治了。可是他却瞒着这对农民夫妇。

  夫妻俩好不容易在家筹了一些钱来杭州治病,想不到的是医生的“无可奉告”,只得先住在医院附近的旅馆里,待吃完药后再去诊治。然而,药后反而感到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可见治病的医生已经失去信心。这些只是医生临时应付的。也就是说,这些药不是治病的,而是安慰剂。再去看门诊,医生查看病历后,觉得这样会纠缠的病人要采取措施打发掉,就告诉他们患的是晚期菜花型的宫颈癌,无药可治。但病人认为没有住院就死了也不瞑目。

  刘化莲所好的是在32年前得病,医生向她公开摆明了病情。所以,刘化莲经治疗后回家,思想当然不再存在活下去的希望。这样做并非不无好处:使她放下了一条心,不再害怕死亡——反正无法可治。这是癌症自愈的内在条件。正如她自己说的:“忘记癌病,适当劳动可抗癌。”其实,适当劳动也就能忘记癌症。要治癌,首先是不怕癌。

(八)癌治疗经验教训

  把治癌的希望,寄托于手术切除,医生把这种手术叫做除根术,实践检验的结果,证明已经完全失败。不仅除不了癌的根,还把人的抗癌能力破坏了。现在我们又把治癌的希望寄托于化疗,实践证明已经失败。根据就在于生命抗癌靠的是用白血球吃掉癌细胞,但化疗会使白血球减少。实践证明化疗药物在杀癌细胞的同时,杀死了更多的白血球。

  有人觉得不解。因为,他也曾目睹有的癌症病人经过手术、化疗后,以后就没有再发。这不是可以证明癌症的手术、放化疗有效吗?其实,科学的验证方法应该是经过使用的治疗方法后,验证这些患者,他们的生存能力和抗癌能力是否提高了。例如精神好起来了,饮食津津有味了。然而,我们知道的却是所有经治疗后的患者,其生存能力都大大减弱——精神萎糜,恶心呕吐,食欲减退……都是不好的现象。因此,我们认为这些人是因为自己的康复能力而得活命的。何以证明?因为,有很多的人患了癌症未经任何治疗,或虽经治疗无效,有的更被判断为短时期内必死的,后来却什么都不用,自然恢复健康。

  患了癌症该怎么办?我认为需要理智,急不择医是很危险的。决策的错误将导致生命的永逝,后悔就迟了。做手术、放疗、化疗都不应该是首选方案。因为这些治疗方法都会损害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治疗后都会饮食减少,精神瘫倒。现在西方为什么要倡导“与癌共存”呢?这表明选择“共存”比选择治疗,生存的希望要大。

  美国的癌研究者哈定的结论,是经过治疗者与不治疗者的对比调查所得出的;我的结论则来自我自己对这两种治疗方法——手术与化疗后所产生的效果,根据推理所得出的主观判断。我这个判断是提供给癌症患者作为治疗选择的意见。但我不否定某些癌症也有必须做手术的,因为每一个具体的病人,都有不同的具体情况。不过,把手术作为首选办法,却是不可取的。通过对过去治疗的认真总结,美国发现2005年癌症病人的死亡率首次降低。此前每年都在升高。这个现象说明,认真总结教训,普及治癌常识,普遍宣传癌症是慢性病,消除恐癌心理,提倡与癌共存,才得到这个痛苦的收获。

作者为此采访了很多的患癌后的痊愈者,得出如下结论:

(1)原来认为癌症是病毒感染的病因学说错了,所以,在这基础上产生的许多判断和治疗方法,都应该说是错误的。

(2)“癌症必死论”是错误的。实践证明:晚期癌肿必死、转移必死、腐烂必死,都是错误的。因此,癌肿的分期学说对癌症死亡的判断也是错误的。

(3)治癌无专家。因为,他们的判断经常出错。

(4)治愈癌症最重要的方法不是切除或化疗,而是改变环境,改变心境。

(5)悲观失望和害怕,是治癌的最大敌人。

(6)手术、化疗、放疗都是与癌拼命之举,不是好方法。

(九)、治癌的最好方法——改变指向性

  什么叫指向性?既然人体里的所有细胞,都含有癌基因。当生命的自组织能力有序的时候,细胞的癌基因就会老老实实地服从管理,“努力工作”。但是,由于某些条件的刺激,例如心情郁结、空气污染、饮食不洁、工作劳累、思想混乱等长期干扰,使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失序,癌基因就会发生异变。这时候,就是人的生理或心理上产生一定的指向性。也就是部分细胞的癌基因指向癌变,而不像正常时候那样了。

  “阿兰·开普勒19岁时以最优异的学业成绩于1962年毕业于耶鲁大学生物学系。他当时考虑去医学院,而且还记得在纽约大学入学面试时主考官问他为什么想当医生。他回答说:‘我想治愈癌症。’结果,他在洛克菲勒大学学习了6年癌症,最后获得了生命学博士学位。他的研究经历大都着重于研制化学疗法新药剂和了解这些新药剂作用于DNA的机理。”阿兰没有以他的所学的专业谋求工作,而是创建了种子公司。由于工作忙,压力大,他的腹股沟两侧出现淋巴结增大。“扫描结果显示从颈部到腹股沟有25个至30个异常淋巴结,其中两个做了活组织检查,并送去诊断。诊断结果是混合细胞淋巴组织瘤。”医生告诉他只能活7年,过不了两三年就会恶化,建议他做化疗。阿兰说:‘我是分子生物学医生。我可是知道那种讨厌的东西是怎么折腾人的。我知道身体受到药物毒副作用伤害后也不会苦尽甘来。’(阿兰是化疗专业的学士自己不相信化疗。这说明,学问只能够做参考,不能迷信。)“从1989年11月开始,他进行严格的长寿饮食法治疗”。前7个月的时间里,症状没有任何变化,既没有出现新的淋巴结,已有的也没改善。1990年9月,淋巴结开始缩小,10月底,腹股沟淋巴结完全消失了。后来,他又积劳成疾,加上放弃严格的饮食。1993年初,又发现右侧牙床开始发炎。左耳感染,出现脓肿,颈部淋巴结又开始肿大,一共出现6个异常淋巴结。右手三个手指出现皮疹,继而发脓疱流脓……阿兰就改用草药和食疗,不到两个月,他的颈部淋巴结缩小了。阿兰还认为,“关键是忘掉自我,忘掉自己的思想,让身体自我康复。它知道该怎样做。”阿兰的话,道出了一个真理:人的生命有自我维护的能力,它知道该怎么做。

  淋巴癌是因为淋巴液走遍全身,西医对它表示十分悲观,十分无奈的。然而,在阿兰身上,奇迹般地消失了。许多晚期淋巴癌患者出人意外地恢复健康,证明只要生命仍然存在,它就会为维护自己的生存而努力恢复它的序性,患者就不必悲观。笔者总结所有癌症患者的癌变及其发展,乃是因为人的生理和心理具有一定的指向性,只要改变这种指向性,就能创造治愈癌症的奇迹,办法很简单:改变环境;改变患癌的指向条件。
(注:本文资料来自安德鲁·韦尔《不治自愈——发现和提高人体自我康复能力》,洪漫,刘立伟译,新华出版社,1998年1月)。

  我的一个好朋友是个法国华侨,侨居十多年就成了富翁。这反映出他的忙碌和辛苦。住院之前还在工作,而且没什么感觉,是生气勃勃的。据说是血液化验查出是癌症,就马上住院了。还只有50多岁就得了肝癌,没治疗几个月,就亡故了。

  浙江省很有名的农业厅厅长孙万鹏,1987年他担任黄岩县委书记,发现肝癌晚期。医生要他立即住院治疗,他拒绝了。因为,他的父母都在1985年得肝癌,住院治疗死于医院;他的大妹妹,1986年得肝癌,住院治疗死于医院,都不到一年时间。他觉得自己放下工作住院,要做手术、打针、用药,什么事都不好做了,也活不到一年时间。还不如利用这段时间写点东西。他在家里支起病床,卧床著述。肝痛发作,就吃辣椒止痛。有时候他妻子买一些草药胶古兰给他服用。每年他都出一本书。到1994年,他去医院检查,肝癌消失不见了。2006年我到杭州看望他,他正从张家界回来,身体十分健康。

  孙先生之所以能健康地活着,一是得益于他没有听医生的嘱咐,要是他真的住院治疗了,做了手术或化疗,会不会与他父母、妹妹一样当然很难说,但我相信决不会像现在这样兴致勃勃的。二是他吃辣椒止痛有可能发挥一些作用。我国中医治癌专家郑文友认为,癌症基本上是寒气凝结,要用温热的药物。我发现,如果癌患者用的是中草药,只要能止住了痛,就说明有效,可以长期服用。三是本文最重要的一点,孙先生改变了他的指向性。他担任县委书记,工作劳累,又是个清官,又是个要强想做好自己工作的人,两头受气。有时候气无处出,只能郁着,没办法发泄。这种情况是最容易得肝癌的。我发现很多肝癌患者都有肝气郁结的环境背景。环境舒畅、生活轻松、乐观通达的人是不容易得肝癌的。我认为孙先生肝癌之所以消失得无影无踪,是因为他卧床之后,百事不管,他的思想只顾一心著述,如何把他的灰学理论写好,而不是常常在想着死亡——细胞癌基因的指向性改变了。

  最近,来了一位朋友,他说自己的一个亲戚,在北京做生意,某次检查身体,医生说他得了肝癌,而且已是晚期。他不相信。于是连着检查了五个医院,结论完全一样。于是他把自己的生意全部打点好,留了20万给读大学的儿子,便出门旅游。游遍全国,回家后再去检查,肝癌不见了。为什么?生意劳累忙碌,产生了癌症;下决心不做生意,改变了指向性。

  近郊有两个农民,60多岁得了癌症,住院治疗,钱花光了,医院也认为没法治了,就告诉家属,便把他抬回家。岂知慢慢地不治而愈了。现在两人都70多岁了,身体很健康。原因何在?原来他们回家后,觉得家里也已无钱,自己反正年岁已高,治病徒劳,就死了一条心。这一死心,改变了指向性,癌症痊愈了。

(十)郑文友中医中药治癌

  读者请不要认为我在为郑文友做广告。郑先生已于去年亡故,但是,我们都应该记住他所做出的贡献。郑先生原是长春汽车制造厂卫生处药材科的会计。由于眼见这些草根树皮产生治病的疗效,60年代开始自学中医,也为一些亲戚、朋友治常见病。这些治疗使他积累了不少中医临床经验。中医治病的方法与西医不一样,讲起来很复杂,用起来很简单。因为中医认为生命就像一艘不停地向前驶着的船,生病(癌症也一样)就像船身在行驶中发生的不平衡,也就是阴阳(寒热虚实)的不平衡,医生的任务就是调整它的平衡。只要平衡,生命就会继续向终点行驶,完成它的历史使命。

  某天,郑文友的家乡老朋友史越发颈部生了一块癌肿,连面颊都肿起来了。他领着儿子找郑文友交代身后事,要求郑文友在自己死后能关照一下他的儿子。郑先生劝他不要着急,有病就应该住下来找医生治疗。可是,郑文友就是找不到能治癌的医生。于是,他就试着为史越发配了几付中药,又用另一些药外敷,一周后竟然发现肿物收缩,粗肿的脖子明显消退,头也不痛了,此后就逐渐恢复健康。

  当史越发回家后,邻里以为他遇到了神仙。接着胃癌患者林殿修的妻子手持一张“病危通知单”找到了史越发,再而找到郑文友。经郑文友治疗了十多天后,林殿修健步走进了他的家向他道谢。于是,郑文友向厂领导递交了一份“交代材料”,阐述自己治癌的经过。但他不仅没有得到鼓励,却是谁也想不出来的:驻厂的军代表认为,“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一句话,差一点就扼杀了这个治癌的幼芽。人类的很多发明、创造,都始于一时的“心血来潮”。但它的“存活”或“死亡”,无不取决于当时的环境和个人的性格。郑文友当时的环境十分恶劣,但他却是一个不屈不挠的战斗者、实干家。

  1976年,郑文友的妻子刘淑云患了鳞状细胞癌,左鼻背生了一个1.5×1.5的肿块。医院的医生认为鼻部必须切除,但“术后放疗不保证能否复发扩散,不保证缝合后是否口斜眼歪”。郑文友与妻子协商后决定自己试着治疗。他不仅治好了自己的妻子,还同时治好综合分厂甲状腺癌患者孙桂珍和工具分厂胃癌术后复发并贲门转移患者宋全等人。他认为:致癌原因不是因病毒遗传所形成的;呼吁停止以毒攻毒的化疗措施。他认为自己可以与首都治癌专家比比看,是中医中药治癌好,还是西医西药治癌好。他将这些想法写成“启事”,贴到了日坛肿瘤医院门口。敢与一个有名的肿瘤医院比本事,如果没有十分的把握认定西医治肿瘤的方法有根本性的错误,岂不怕被人耻笑?岂知这张“启事”却为他赢来了3个月的拘留。

  1984年,郑文友应聘为北京某肿瘤医院副院长兼主治医师。许多胃癌、贲门癌、宫颈癌、肺癌等患者被治愈。他们来该肿瘤医院求救的,而后被治愈。按西医的分类法,癌症种类之多,检查项目之杂,不可胜数。可是,郑文友的治疗经验却十分简单,因此,不管什么癌,都可以治。要是人们一开始就能相信自己的‘国宝’,相信中医中药,就不至于有如此众多的患者死于治疗了。

  到该肿瘤医院求治的患者,90%是几经大医院化疗、放疗后,西医束手无策,被下了病危通知书的。丹东建筑工程学校的王景波得胃窦癌,术后消瘦不堪,家人非常恐慌,送他到该肿瘤医院治疗38天,满面红光返回丹东。王景波还记录了许多经省一级医院“宣判死刑”的许多患者治疗后恢复健康的事实,证明中医中药不仅能够治癌,治好癌,又不会伤害身体。而且,费用极低。

  中医认为患癌症的原因,是痰瘀气血壅塞,用活血化瘀,化痰软坚,扶正驱邪,治好不少的癥痂积聚,实际就是癌症。只是没有称为癌症而已。过去有许多人认为中医不会治癌,实际是个笑话。为什么?这是因为称呼不一样。就好比讲外国人会养dog,说中国人不会养dog,只会养狗,这不一样可笑吗?我国历史上,有很多治疗癥痂积聚的方剂,实际就是治癌药方。但是,我们却没有把癥痂积聚解释为生癌。我们没有开设治疗癥痂积聚的专科与癌症专科唱对台戏,而却倾心于中西医结合。我认为,在治疗时,中西医结合有时候固然需要,但唱对台戏对学术研究与进步来说,似乎更为重要。道理何在?读者自己思考。

  郑文友在深圳开设中医肿瘤医院,几年内,全国发展了分院百余所,包括香港、台湾、日本、泰国等处。郑文友先生开了一个个先例,是一个先驱者,是值得我们记念的。可惜的是郑先生去年亡故了,把他的事业也带走了。我的朋友潘疏影,特意到深圳郑文友中医肿瘤医院一看,带来不好的消息:医师走了,没有住院病人,只有郑先生的媳妇在卖郑先生留下的治癌药。郑先生如泉下有知,应该责问谁?第一,是我们这块经常自毁的文化土壤;第二,是中医文化接班难;第三,是郑先生自己的保守意识。

  我认为,医疗是病人把生命与健康交给医生。医生只有通过治疗才能获取经验,因此,医疗的经验是医生靠病人的信任和支持得到的,因此,决不能作为医生的私有财产。由于市场介入了医学。医生在医疗中得到的一些经验,被作为专利商品,作为知识财产,不能外传和普及。郑文友先生也受它的束缚,死前不公开,死后藏之高阁。实际上,郑先生的这些所谓的专利,同我国古代一样只是一些经验成方,使用时,还得根据病人的不同,表现的不同,而需要进行辨证论治,还不是拿来就可以随便使用的。因此,郑先生死后,尽管他留下了专利秘方所制成的药物,其他人没有学会和掌握这种使用的经验,他的医院生意也就不好了。

  人总是要死的。人所创造的东西却不应该是随着人的死亡而消失。郑先生故去了,可是郑先生的医院也随他故去,确实让人感到遗憾!

来自中医诊疗网手机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