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药材

一夏天也不枯萎的夏枯草

有道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是说春天草木的生发,海拔高的地区要比海拔低的地区晚上一到两个节气,当然,这还仅仅是低山区,到了高山区,晚得还会更多。不仅如此,纬度高的地区也比纬度低的地区晚。

如果在咱们国家,爬得越高,走得越北,这个现象就会更加的明显,这一点,我是前年夏天的时候,在夏枯草身上感受到的。

那是个初夏,我在北京周边的一处荒草滩上,看见了夏枯草,虽然顶着紫色的花穗,但是本来嫩绿的茎叶却是枯萎进行时,我知道,它本年度的辉煌即将结束。你瞧它的名字 夏枯草,顾名思义,一到夏天就枯萎的草。在北京地区,它每年四月份萌发,五月份开花,六月份结果,然后便枯萎了,此时夏天才刚刚到来。 继续阅读一夏天也不枯萎的夏枯草

登山老驴的宝贝 山荆子

我是学中医出身的,但为了了解西医学的临床技能,特意跑到西医内科去实习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午休,医生们都去外面吃饭去了,就我一个实习大夫“看房间”,就在这时,一个满面赤红、遍身酒气的汉子闯了进来,见到我穿着白大褂儿,就冲我喊:“大夫,我喝多了,太难受了,就是头疼、胃疼、吐不出来,您能开点儿药给解解酒吗?”听他这么一说,我知道,这人没大醉,就是酒精中毒造成的身体不适。我顿了顿,对他照实说,我是来这儿实习的,能开处方的大夫都出去吃饭去了,况且这儿除了洗胃也没有什么特效药,不过呢,我是中医,您趴到外屋诊床上,我给您按摩按摩,没准儿能好受点儿。于是乎,让他脱了外衣,推拿起了脊柱两侧的足太阳膀胱经。不大一会儿,他回过头来对我说:“大夫,真管用,我好受多了。”我说,你休息会儿吧。其实,如果当时手里有一把山丁子果儿的话,我保证他的中毒症状能好得更快些。 继续阅读登山老驴的宝贝 山荆子

美色美味的悬钩子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初一时学过的课文吧,里面陪伴幼小鲁迅成长的有趣东西 皂荚树啊,木莲啊,叫天子、油蛉啊以及覆盆子,让不少人神往,也给不少人留下了一片迷茫,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我建议,语文老师今后再讲这篇课文的时候,可以配合一套博物学挂图,把文中提及的动植物都图文并茂地介绍一番,我想,那一定是堂很有趣的语文课。

例如覆盆子,我就可以写个“说明”来配图。

“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远。”这是鲁迅先生的原文,先生真堪称博物学家,瞧,他把植物学里“聚合果”这一抽象的果实形态给描述得多生动呀! 继续阅读美色美味的悬钩子

在树底下砸杏仁的日子

爬野山采药,所得到的,往往不是那点子药材。比如说我吧,采药不是目的,学到了药用植物学知识、野蛮了自己的体魄、放松了心情,这些才是真正的目的。而且,还有一样儿没说,就是有了获取更多好吃食的机会。

我们这里的野山上,山杏儿灌丛是最常见的野生植物群落之一,如果果熟时节,遇到大片大片山杏树的话,林中便会充满一股浓浓的酸酒味儿,那是熟透了的山杏儿落到林下水洼里发酵产生的味道。我觉得这很像古代传说中的“猴儿酒”。 继续阅读在树底下砸杏仁的日子

挖地三尺也难找的穿山龙

旅游也罢,出差办事也罢,只要是能够有机会接近大山(我可没说旅游区啊),来到山根儿底下、山坳里头、山路边儿上,只要一遇见采药或搂(读作一声 作者注)柴火的老年人,嘴里可就得注意勤打听了,这样的好处是,不仅能了解到有意思的动植物知识,还能买到一般人买不到的,特别有意思的,或者特别有用的特产山货。山下村口儿、道边儿、车站附近,一般是山民们摆摊儿卖山货的地界儿,看一看他们所出售的那些个农产品,遇见有不懂不认识的,嘴勤着点儿,可长见识呢!

比如说我吧,每一次出城采药,几乎都是从那闷罐似的长途车上费劲巴力地挤出来,因为车少人多,从一上车一直站到这荒山野岭的小站上不免有些腿脚酸木。这时的我,一般先不急着爬山,而是到车站附近看一看老乡们卖土产的摊子,一来活动一下腰脚,二来先了解一下当地的民风情况(遇见那夸夸其谈的可得防着点儿),也顺便打听打听进山的路。 继续阅读挖地三尺也难找的穿山龙

石韦,在山崖上采药

以前的老电影儿里,只要一出现采药人的身影,多半儿是腰里系着一条结实的粗绳子,悬在半空中,手里拿把药镐,去采那生长在悬崖边儿上药材的老汉形象。那老汉多半儿长得鹤发童颜。而采到的药材呢?多半儿是灵芝啦,石斛啦,这些个珍贵的药材。

果真采药非得吊到悬崖边上,腰里还得系上一根儿大粗绳子吗?哈哈,这样的情景,在采药人那里有是有,但绝不是经常能见到的,因为大多数药材,都不是长在悬崖上边的。在我小时候,几乎每个暑假都跟着我的师傅在山里跑,认药材,采药材,也见过很多采药的山民,有年轻的,但更多是上了年纪的,虽不是鹤发童颜,但一般也都是皮肤黝黑、腿脚利索的老人,可人家一般都在山沟儿里、山梁上转悠啊。闲扯的时候也曾傻乎乎地问过人家:“您上那悬崖上采过药吗?”所得到的回答一多半儿都是先摇摇头,然后告诉你,那悬崖上不去人;但如果你不死心,还死皮赖脸地追问:“那您不会拿绳子系在腰上下去采呀?”那就别怪人家冲你“翻白眼儿”啦!师傅见了当然是疼爱地告诉我:在咱们北方的悬崖上呀,第一,这里冷得很;第二,土壤贫瘠得很;第三,风也大得很。长得都是些荆条、鼠李之类的柴火,即便是有药材生长,一般也不会比其他生境里长得好,冒着生命危险去采可划不来,采药是生产劳动,可不是拍电影儿闹着玩儿啊。但有一样儿,流水、背阴的山沟儿里,两边儿的石头崖壁上,还是有药材的。下山的时候,我带你去! 继续阅读石韦,在山崖上采药

蚤休,幽谷中的美人

常听人说,“下山的时候容易找不着道儿,迷路”,其实一听这话就知道是不常出门儿的人嘴里说出来的话。有道是“瞎子下山,一步比一步低就行了”,这话不假,如果是在浅山区,只要沿着山腿子(山脊线)一路往下走,就一定能走到大平地上,但是可有一样儿,千万别一不留神与山脊线失之交臂,溜达到山沟儿里,在那里面,抬头,是葱茏的树木,低头,是没膝盖的草木,毒蛇毒虫毒草也多,碰巧赶上大雨,山洪下来,那后果想起来都怕!

但是想采草药的话,钻山沟儿那是免不了的,因为很多草药都是林下植物,只在山沟儿里生长。在那林木遮天蔽日的大山沟里呀,有好多好多的毒蛇、毒虫,但老话儿说“一物降一物”,这山沟里不是毒蛇毒虫特别多吗?而这专治蛇伤虫咬的“灵丹仙草”也就还爱长在毒蛇毒虫多的地方,著名蛇药 七叶一枝花的生境,就是被密林覆盖的潮湿沟底。 继续阅读蚤休,幽谷中的美人

药有五味也有阴阳

《神农本草经》全书强调辨证用药,辨证治病救人。书中不但指出药有酸、咸、甘、苦、辛五味,还确定了药有阴阳之说。

《神农本草经-序例》中说“药有酸、咸、甘、苦、辛五味”,其本义是指人们可以品尝到的药物真实滋味。药物真实滋味不止五种,由于受事物五行属性归类理论的影响,于是自古至今,将药物之滋味统统纳之于五味之中,并将涩味附之于酸,淡味附之于甘,以合药物五味的五行属性归类。

《内经》是“药有阴阳”理论的创立者,《神农本草经》对这一理论予以践行。所谓“药有阴阳”,其含义甚广。若仅从植物药与矿物药分阴阳,矿物药质地沉重而主降,属性为阴,植物药质地轻清而属阳。若就植物药而言,凡药用其花、其叶、其枝者多属阳,若用其根、其干者多为阴。如若对药物深层的内涵分阴阳,则“阳为气,阴为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厚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又说,“气味辛苦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四气,又称“四性”,药物之寒、热、温、凉是也,四气之中又有阴阳属性之分,具有温、热之性者为阳,具有寒、凉之性者属阴等等,皆属于经文所言“药有阴阳”之意及其意义。

中药材故事 王不留行

中药材“王不留行”,出自《神农本草经》,书中记载,王不留行别名奶米、麦蓝草等,具有行血调经、消肿止痛、催生下乳等功能,特别对治疗胆结石症颇有疗效,关于王不留行的得来还有这样一段趣闻。

中医典故 王不留行

中医典故 王不留行

传说王不留行这种药是药王邳彤发现的,可是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呢?邳彤想起当年王莽、王郎曾来过这里的事。

王郎率兵追杀主公刘秀,黄昏时来到邳彤的家乡,扬言他们的主子是真正的汉室后裔,刘秀是冒充汉室的孽种,要老百姓给他们送饭送菜,并让村民腾出房子给他们住。这村里的老百姓知道他们是祸乱天下的奸贼,就不搭他们的茬儿。天黑了,王郎见百姓还不把饭菜送来,不由心中火起,便带人进村催要,走遍全村,家家关门锁户,没有一缕饱烟。王郎气急败坏,扬言要踏平村庄,斩尽杀绝。此时一参军进谏道:“此地青纱帐起,树草丛生,庄稼人藏在暗处,哪里去找。再说就是踏平村庄也解不了兵将的饥饿,不如赶紧离开此地。另作安顿,也好保存实力,追杀刘秀。”王郎听了,才传令离开了这个村庄。

邳彤想到这段历史,就给那草药起了个名字叫“王不留行”,就是这个村子不留王莽、王郎食宿,借此让人们记住“得人心得天下”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