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葎草

拓荒先锋,葎草

我从小喜欢饲喂鸣虫儿,有三大好处,第一安神,不论你今天多么劳累,多么慌乱,只要一回到家,听见床底下的罐儿里有几声蛐蛐儿、油葫芦或金钟儿的鸣声,你会有身处田园的宁静感,凡尘中的嘈杂就此屏蔽;第二是催眠,自然之音是最柔和最美好的催眠曲;第三是需要给它们喂食、喂水、收拾罐子,这会让你获得更多玩儿的机会,而又不像猫狗这类“大型”宠物那么累人。

在我上初中以前,城市周边还有不少野地,适逢夏末秋初,一放学,就去那些荒草丛生的野地里捕捉鸣虫儿。每次回家的时候,收获的不光是几只鸣虫儿,还有大野地所给予的快乐,以及总也免不了的在小腿肚子上留下的两三道红扑扑儿、长长的、浅浅的伤痕。这,全拜“可恶”的拉拉秧所赐。 继续阅读拓荒先锋,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