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辨证

中医辨证处方口诀

  中医病证莫要慌,四十二病记端详。

  一病辨作多病治,各有一法为主方。

  感冒寒热湿三种,荆防银翘香薷汤。

  咳嗽七般三外感,寒止热菊燥杏桑。

  痰湿二陈热清金,肝火泻蛤阴麦汤。

  唯有哮证分五般,寒射热定肺玉屏。

  脾虚当用六君子,肾虚金匮肾气汤。

  喘证五种更好记,麻黄麻杏石甘汤。

  痰热郁肺用双皮,肺虚生麦肾桂黄。

  肺胀五般莫漏记,气虚平喘真虚阳。

  痰浊壅肺苏养亲,痰热婢夏痰涤汤。

  肺痨阴亏用月华,火旺秦鳖固金汤。

  阴耗保真白术散,阴阳两虚大补天。

  胸痹此处分七种,寒凝心脉当四汤。

  气滞柴胡疏肝散,痰浊栝薤瘀逐汤。

  心气保元合甘麦,心阳参附阴天王。

  心悸此处俱七种,安神定志归脾汤。

  火旺连阿桂甘龙,水饮凌心苓桂术。

  心血瘀阻请桃红,痰火黄连温胆汤。

  胃痛七般不好记,寒邪客胃用姜糖。

  停食保和肝柴疏,郁热化肝此病除。

  瘀血失笑调营饮,阴亏一贯虚建黄。

  六种泄泻拉肚子,湿热芩连寒藿香。

  保和痛泻何时用,参苓白术四神丸。

  痢疾也可分六种,毒用白头热芍汤。

  寒用胃苓阴驻车,休用连理虚桃汤。

  良附大承治腹痛,气滞柴胡小建中。

  饮食积滞用保和,重用枳实导滞汤。

  胁痛只可分四种,肝用柴疏瘀复元。

  肝胆湿热用龙胆,肝阴不足一贯煎。

  黄疸更须四般记,热重茵陈犀急黄。

  阴黄茵陈术附用,湿重于热茵五方。

  六种鼓胀有何难,气滞柴疏实脾寒。

  中满分消治湿热,调营六味责之肝。

  脾肾阳虚附理中,济生肾气合此方。

  积聚五种逍遥肝,食滞六磨气柴疏。

  瘀血六君加膈下,正虚八珍合化积。

  水肿六般越水泛,水湿五苓毒麻连。

  脾虚实脾肾济生,浸渍五皮热疏凿。

  六种淋证何人患,石石热八劳无比。

  气用沉补血小知,膏淋程氏膏淋汤。

  三种消渴上消消,中消玉女下六金。

  瘿病四种更须治,痰结玉壶气海舒。

  心肝阴虚天补愈,肝旺栀子清肝汤。

  眩晕六般天亢阳,痰浊半白火龙汤。

  阻窍活血虚归脾,脾肾阴虚左归汤。

  八种头痛有何难,风热芎芷寒川芎。

  肝阳天麻湿羌胜,肾虚补气虚八珍。

  痰浊头痛半白天,瘀血通窍活血汤。

  唯有中风不需记,一曰虚中二曰肝。

  虚用秦艽上扰镇,阳闭凉开阴苏合。

  脱用参附半还五,镇肝熄风莫糊涂。

  语言不利却分三,风痰阻络解语丹。

  肾虚精亏地黄饮,口歪眼邪牵正散。

  痹症不惟风寒湿,防风乌头薏苡仁。

  风湿热痹桂白虎,痰瘀桃仁亏独寄。

  不寐肝郁用龙胆,阴虚阿胶加黄连。

  心脾两虚用归脾,痰热温胆气虚安。

  四种鼻衄要记熟,桑菊玉女此中求。

  肝火上炎尤龙胆,气血亏虚归脾留。

  齿衄虚用清肝饮,胃火炽盛清胃散。

  咳血燥伤用桑杏,肝犯肺泻合黛蛤。

  阴虚百合固金治。吐血泻龙归脾完。

  便血地榆黄土汤。尿血蓟知无归方。

  紫斑犀茜归脾治,郁用柴丹半厚汤。

  其中虚症滋归麦,呕吐六种分虚实。

  藿保半厚理中麦,便秘麻磨济芪汤。

  四种腰痛不稀奇,湿热四妙身痛瘀。

  寒湿甘姜苓术用,肾虚却要左右归。

  虚劳十四莫慌张,各有各的代表方。

  稍有留意应详尽,何须此处添荒唐。

  机磷中毒概四种,犯脑涤痰热银黄。

  杞菊参苓无大用,若无解毒病乖张。

  肠痈三期看痈脓,大黄薏苡大陷胸。

  颈椎寒用桂附汤,舒筋温胆归脾天。

  痄腮柴普清龙用。急惊银黄琥珀丸。

  小儿泄泻不赘述,疳证六种记端详。

  资消八石泻防用,绝经左右二仙汤。

  崩漏三虚二为实,左归大补用固冲。

  血热清热固经治,血瘀逐瘀止崩汤。

  中医临证也不难,难在辨证用药间。

  各位网友要细心,妙手回春美名传。

几种辨证方法的“方证对应”对比

几种辨证方法的“方证对应”对比
高建忠 山西中医学院
徐春丽 山西省中医药研究院
中医临证的主要治疗手段是辨证论治。医生通过四诊合参,辨出某某证,然后处方用药治疗这一证。也就是说,治疗的对象是证,治疗的工具是方。疗效的有无,取决于所开之方与所辨之证是否吻合。“有是证,用是方”,只要方证对应,就可取得疗效。
    但,方证对应并非机械的、标准化的。面对同一病症,不同的医生也许会开出不同的方,不同的方与同一的证似乎也能做到方证对应。举例如下:
患者李某,男,23岁。起病3天,症见鼻塞、浊涕色黄、头痛(前额较甚)、口苦、咽干、大便干,纳食尚好,无恶寒、发热,舌质红,舌苔黄,脉数。诊断为鼻渊(急性鼻窦炎)。
继续阅读几种辨证方法的“方证对应”对比

论辨证施治实质(节选自胡希恕先生”辨证施治概论“一文)

      论辨证施治实质

        辨六经,析八纲,再辨方证,以至施行适方的治疗,此即中医辨证施治的方法体系,已略述如前,不过中医辨证施治,究竟治的疾病什么?是一种什么治病的方法,这是关系辨证施治的精神实质问题,对于中医的理解甚关重要,因特提出讨论如下。

        基于前之六经八纲的说明,可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不论什么病,而患病人体的反应,在病位则不出于表、里、半表半里,在病情则不出于阴、阳、寒、热、虚、实,在类型则不出于三阴三阳。验之于临床实践,这都是屡经屡见的事实。以是可知,则所谓六经八纲者,实不外是患病人体一般的规律反应。中医经方辨证即以它们为纲,中医施治,也是通过它们而制定施治的准则。故可肯定地说,中医的辨证施治,其主要精神,是于患病人体一般的规律反应的基础上,讲求疾病的通治方法。为了便于读者理解,兹以太阳病为例释之如下。

继续阅读论辨证施治实质(节选自胡希恕先生”辨证施治概论“一文)

中医辨证之脏腑

中医将整个人体看作是一个整体,人体的核心是五脏。所以人身绝大部分的疾病,最终都会通过各种途径,与五脏发生联系。如六腑中胃肠的问题,我们常常责之于脾脏;荨麻疹、鼻炎等问题,往往与肺脏有关;腰膝酸软无力是虚在肾;等等。下面我们就来看一看,中医将病位最终归结到五脏,标准是什么。 继续阅读中医辨证之脏腑

中医八纲辨证之辨阴阳

阴阳是辨别疾病性质的两纲,是八纲的总纲,即将表里、寒热、虚实再加以总的概括。《类经.阴阳类》说:“人之疾病,……必有所本,或本于阴,或本于阳,病变虽多,其本则一”,指出了证候虽然复杂多变,但总不外阴阳两大类,而诊病之要也必须首先辨明其属阴属阳,因此阴阳是八纲的总纲,一般表、实、热证属于阳证,里、虚、寒证属于阴证。阴证和阳证的临床表现、病因病机、治疗等已述于表里、寒热,虚实六纲之中。但临床上阴证多指里证的虚寒证,阳证多指里证的实热证。 继续阅读中医八纲辨证之辨阴阳

中医八纲辨证之辨表里

中医所讲的辨表里,是对病变部位、病变层次的辨识。前面我们学习过阴阳,表里就是阴阳。皮毛筋肉相比,皮毛就是表,筋肉就是里;筋肉六腑相比,筋肉就是表,六腑就是里;六腑五脏相比,六腑就是表,五脏就是里。实际上,中医对表里证的辨识,更加重视的,更有临床价值的,是在诊治外感病时,对病位表里的判断。  继续阅读中医八纲辨证之辨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