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鬼针草

不留神就粘了一裤子的鬼针草

北京的南长河,其实是条“御河”,为什么呢?原来,自元代起,皇上就喜欢在这条河上泛起龙舟,从大都城逆流而上,到城西的郊外去放松心情,这种游玩儿的方式经过明代,在清代达到鼎盛,不管是乾隆爷还是西太后,都爱走这条水路去逛清漪园(后来改叫颐和园了)。前几年,整条河岸都修上了汉白玉栏杆,还有游船的码头,而原先河岸两边的那些野趣儿啊,也就没有了。我就是在这条河边儿上长大的。小的时候,河岸边儿还保持着原始的样子,长满了茂盛的灌木与荒草,那里是刀郎、蚂蚱和油葫芦这些好玩儿草虫儿的栖息地。当然,也是鬼针草们扎窝的地界儿。我记得,每每拿着粘唧鸟儿(蝉)的胶杆儿、扑麻楞(蜻蜓)的捕虫网或逮油葫芦的笼子打岸坡儿草丛里钻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别的,就是把扎在裤裆、裤脚子、鞋面甚至鞋带上的鬼针草种子一个一个地摘去。 继续阅读 不留神就粘了一裤子的鬼针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