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病——让阳光自然播洒:刘有生演讲录

作者: 中医爱好者 分类: 中医杂谈 发布时间: 2014-07-29 01:16

一、内五行的病

内五行包括五脏与六腑。五脏就是心肝脾肺肾,这些都是实的,实的属阴。六腑就是胆、胃、膀胱、大肠、小肠、三焦,这些都是空的,空的属阳。什么叫阴?什么叫阳?女人属阴,老人属阳,男人属阳。所以五脏的病多半是跟女人生气上火来的,六腑的病多半是跟老人与男人生气上火来的。这一讲我们主要讲五脏病。

(一)肝病

肝胆有病怎么来的?生怒气来的。怒气伤肝,会引发头迷、眼花、耳聋、牙疼、嘴斜、眼歪、两臂发沉、四肢麻木、前胸疼、两肋疼、乳腺病,严重的可能中风不语、半身不遂,甚至是肝癌。你看看,一股怒气就能得这么多病。这股怒气的毒会存到人体周身的筋里,往外排的时候,毒的味道是酸的。

我小的时候,路上看不到半身不遂的人,可是现在却经常能够见到,为什么呢?我也时常在思考这个问题。过去是家长制,老的说一不二,小的只能服从。现在呢,翻个儿了。小的不但不服从,老的还得服从小的。这样一来,老人就容易生闷气,闷气生多了,就容易得脑血栓、偏瘫。得了这个病的人,大脑的思维能力减退了,让他反思过去的事情,他反思不上来,这样就很难生起忏悔之心。而这类因生气得的病,如果不忏悔,毒气扎在筋里不往外排,病就很难好。

在我讲病的过程中,曾经碰到过这样一位病人,他是黑龙江省依安县新顺大队的干部,他得的是肝癌。当时的病情很危急,往肝里打完介入针,人就不行了。后来病人就托人来找我,想请我去看他,我说:“我不去。”来请的人说:“你为什么不去?”我说:“他家不是没人,怎么还托外人来请呢?这证明他缺少诚意,没有信实。”第二天病人的媳妇来了,我就跟着去了。

到那儿一看,病人整个儿都不能躺下,整宿都得坐着。一开始我就跟他聊家常,讲病先得聊家常,看看他家的状况怎么样,这样往往就可以知道病因在哪里。我在那儿住了两宿,等病人能躺下,我就走了。这是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病人去了我们设在北安的一个疗病所。我就问他:“你现在都到这样的程度了,你想没想以后的事情?怎么个打算?”他说:“哦,我打算了。”我说:“你有什么打算?”他说:“我呀,别的打算没有,就挂念我母亲。我要没有了,我母亲怎么办?”我一听这话,心想:别看他病成这样,还能救他一把。他接着说:“我孩子还多,一个也没成就。”我说:“好啊,待几天回去吧。”临走他问:“回去我得怎么办?”我说:“你是大队的领导,你把心沉下来,好好回忆回忆,都跟哪些人生过气,把这些人一一写在纸上。写完以后,一个个回忆,看是因什么事生的气。以前你一定认为他们不对,我给你讲了性理疗病,现在你再想想, 到底谁对谁错。即便他有天大的不对,只要生气了,就都是你的错,你不应该生气。生气不能解决问题。气是无名火,人人都得躲。”我说完这些,他就回去了。结果十六开的纸,他一个人名一个人名地写,写了四页。他认真地虑,挨个儿地虑,虑出一个,忏悔一个,就这样他的病大有起色。他一看病有好转了,更是高兴,更是来劲,就总往我们那儿跑,几天跑一趟,几天跑一趟。一年的时间,他这病就好得差不多了。

以前他做B超检查,肝上的占位有九点七五乘八点四厘米那么大。后来他再去检查,明显地缩小了,只剩五点四乘四点几了。之后又不断地缩小,身体也没什么感觉,骑摩托东跑西颠也没事了。他说:“我这个病差不多好了。”他半个月检查一次,每检查一次就小一点儿,一年之后,只剩个影子了。

后来,大队改选干部,他本是大队长,这回改选想当书记。他来跟我说:“我还想当领导。”我说:“你还要命不要命?你要命,就别当这个领导,因为你不能生气呀。你的肝脏已经坏了,现在正在恢复,最怕的就是生气。你要再生气,那毒气就会直接扎在受伤的部位上。若想要命你就别干,不要命你就干吧。”他说:“没事,我能控制住。”我一听,真是官迷呀,真愿意干呀!他又说:“我有三个孩子,每个孩子得准备五万块钱,我自己还得剩五万,然后我就不干了。”你看看,这手伸得有多长啊。我说:“既然这样,我可就管不上了。”

为了当选书记,他又是托人又是拉拢人,结果还真给选上了。选上的那天晚上,他的竞争对手就请人扎了他一刀。都被扎了一刀,还能干吗?他还干。扎他一刀,他都没动心,还真有两下子。之后他又去检查,病好了,肝上一点影儿都没有了。割地、打场、扛袋子,全行。他以为真没事了。

跟他对立的那人一看,扎刀子都没能动他,就去大队拍桌子骂他。他看有人来骂他,起来转身就走,也不动心。大伙说:“他真有本事啊!那么骂他,都不生气。”这真是挨骂像听唱戏似的,挨打像撞门框似的。

可是终究他没保持住。到了第三年,因为种了好几十亩地,两口子黑夜白天地干活。秋天打完场了,上地里拉玉米秆儿,迎面碰上骂他的那个人。那个人又开骂了,这次他来气了,说:“我开车走我的,又没碍着你,你怎么还骂我呢?”一眨眼工夫,他就定不住了。他把车停下,从车上把绞车棒子拽下来,走到那人跟前,吵着说:“你骂我做什么?”那人说:“我没骂你啊,我媳妇在车上坐着,骂我媳妇呢。”人家没骂你,你打谁呢?憋了一肚子气没处泄,上地里装回一车玉米秆儿,回到家后,就觉得不对劲了。夜里躺炕上,琢磨着:“这小子累次欺侮我,我都没与他计较,他还欺侮我,得找个法子收拾他……”这样思虑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就没起来,肚子鼓得像小山包一样。他在家躺了九天,起不来炕了。

后来,还是媳妇跟他说:“不行了,赶快去找刘善人吧!”就这样,病人又到我那儿去了,见面后跟我说:“我的病又犯了。”我说:“你怎么又犯了呢?”他说: “我跟人生气了。”我心想:不让你干,你非干,这下你可没命啦。不过,病人既然来了,总得给他点儿安慰,就对他说:“不是早就跟你讲了吗,你生气,病就要犯。先在这儿待几天吧。”

于是他在我那儿又待了七天,肚子明显软下去了,走个三五里也不怎么累。他一瞅,这又好点儿了,就要回家。我妻子劝他再养两天,我妻子就是这么个人,重病的人如果在我这儿只是略微有些好转,你想走,她都不让你走,她得拦着,“先别急着回去,别顾你那个家了。两眼一闭,那还是你家吗?在这儿待着吧”。可他说:“我回家看看去,今天就返回来。”他到家后,就再也没回来。没几天,就上沈阳去了。一到沈阳,又打介入针,卧床没过一个月,死了。真是好病容易,守病难啊。

1993年,我还遇到这么一个病人,她叫耿秀萍,家住黑龙江省北安市,离我家有一百多里地。她到我家的时候,我正编筐呢。我一看她,心里一惊:哎哟!这人瘦得怎么这样邪乎,真是皮包骨头,站都站不稳当。我说:“来啦?”她说:“来了。”我就问她:“什么病啊?”她说:“我的病太多了,肝右叶胆管结石、胆囊炎、心脏偷停、胃病、头痛、腰痛。”我说:“进屋坐会儿吧。”她就进屋了。那时候正是农忙,白天干活,晚上讲病。我在给病人讲“怨恨恼怒烦”的时候,耿秀萍说了一句:“刘善人,您没见过我,您怎么这么了解我呢?怎么说得这么准呢?”我说:“不是我说得准,是你往自身上归了。”我接着问她:“你肝胆有病,就 是脾气太大了。你跟谁生这么大气?”她快人快语:“跟我丈夫!”我说:“你怎么跟他生这么大气呢?”她说:“他在家里,什么活也不干。我让他干,他不干,我俩就对骂,有时还对打。”我说:“操持家务是妻子的事,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呗,管他干吗?王善人说‘怨人是苦海,管人是地狱’。你净怨他,净跟他生气,你得一身病,这不是苦海吗?你净管他,你不服他,他不服你,骂骂吵吵,打打闹闹,这不是地狱是什么?”她说:“他不干活,还喝酒。”我说:“结婚之前,他喝酒吗?”她说:“不喝。”我说:“你瞧瞧,你丈夫喝酒不是让你逼出来的吗?他跟你生完气,还不能跟人说,只能借酒消愁。是你逼得你丈夫喝酒,你还倒打一耙,你还赖他?”

听到这里她突然放声大哭起来,说:“听您这一讲我才明白,我确实太对不起我丈夫了。我总是故意找茬儿,故意骂他。我的嘴快,他骂不过我,这才出手打我。我俩时常打架,把我气出一身病,也把他气得够戗,他也患了肝病。现在日子都过不下去了。”我说:“夫妻的道一旦亏了,其他的道都会跟着亏。夫妻不和,让双方的老人操心,你算得上是一个好女儿吗?夫妻不和,天天打闹,就等于给儿女灌毒,你算得上是一个好妈妈吗?”她说:“我真对不起我婆婆。我故意当她的面吵架,都吓得她直哆嗦。”我说:“你是受了很多委屈,但你也要忏悔,好好哭一场吧。”就这样她好一顿哭,直哭得床上床下来回翻滚。

哭着哭着,她开始打嗝,嘎嘎地往外排气,都停不下来。不一会儿肚子也膨胀起来,像扣了个小盆儿似的。我看出她有些紧张了,便对她说:“这是好事,你生的气太多,这正是在排毒呢。”过了一会儿,她又开始呕吐,哇哇地吐水,吐白沫子。吐完之后,她说浑身上下都感到舒畅。这是她第一次到我家的情形。

在我这儿待了几天后,她就回家去了。回到家,一进门,就给老婆婆跪下磕头,边哭边说:“妈,我以前不会当媳妇,总跟您儿子打架,总用离婚吓唬你们,让您老操碎心了,求您老原谅我吧。媳妇知错了。”她这一哭,把老婆婆感动了,也跟着一块儿哭。婆婆说:“不是你儿媳妇没当好,是我这妈妈没当好啊!”娘儿俩抱头痛哭一场,从此解开了心里的愁疙瘩。自那以后,她们婆媳相处得非常融洽,比母女还亲。最后她公公婆婆去世,都是她给伺候走的,孝道行得很好。

她的病最后是怎么好的呢?她从我家回去后,一看身体大有好转,就坚定了信心,每个月都往我家跑一次,一连跑了十三次,才彻底好了。这告诉我们什么呢?这告诉我们,病都是自己招的。你的性格不好,就要招病。心病还要心药医,你的性化成什么样,病就好成什么样。她丈夫不是也有肝病吗,后来也让我给讲好了。现在 她们夫妻之间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真正成了和睦家庭。

耿秀萍通过学习王善人的道德思想,一分钱没花,就治好了病,还圆满了家,所以她也立志把自己奉献给大家、奉献给社会。这十几年来,她与家人默默实行,义务帮助了很多病人,为大家做出了一个好榜样。我讲病三十年,像她这样的人有很多。这叫什么?这就叫大变活人。以前是个坏人,现在变成个好人。以前是个恶人,现在变成个善人。

我出来讲病有个原则,就是万两黄金不卖道!你出—万两黄金,我也不卖给你。但只要你有真诚心,真正想改变自己,那我甘心送给你。我把道告诉大家,不图大家回报,只要大家回去能够依教奉行、大变活人,让你的家庭和睦,我就心满意足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