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位临床中医师的心得分享

作者: 中医爱好者 分类: 中医之道 发布时间: 2013-08-15 13:18

灵兰有秘典,中医无围墙
  青年中医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是,工作以后越来越忙,与学生时代相比,临床经验逐渐丰富,但看书的时间少了,跟老师们学习的机会少了,跟中医同仁交流探讨的机会少了。

  基于此,日前,灵兰书院中医书友会在北京当归中医学堂举办了以“伤寒论的学习经历和入门机缘”为主题的第一期“中医经典沙龙”。参与者多是30~40岁的青年中医,北京中医药大学肖相如教授、中日友好医院贾海忠教授、胥荣东主任及孙喜冬、李杭洲、程刘海等中医师做了精彩的发言。

经方,就是这么好用
  每一位参与者回想起当初第一次接触经方及第一次临床使用经方的往事,都还清晰记得当初的惊喜与感动。

  多年前,胥荣东主任的爱人有鼻炎,扎针虽然有效,但总不去根,老反复。后来,胥荣东给她用了麻黄细辛附子汤,一次就好了。胥荣东说,“还有一次,我发烧近40°,经过辨证,给自己开了真武汤一剂,在医院熬的,俩小时就全退了,经方就是这么好用。”

  李杭洲第一次用经方,是治疗一位80岁的咳喘病人。病人怕冷,10月份就穿上了棉袄,血压高达到220mmHg,并有冠心病,晚上咳喘严重,无法入睡。李杭洲用《伤寒论》的辨证思维,“咳逆倚息不得卧”,判断他是小青龙汤证,开了小青龙汤,当晚病人咳嗽就明显减轻,酣睡到天亮。效果如此明显,让当时还在读大三的李杭洲受到很大鼓舞。

  高其武临床也善用经方。有一次,他接到母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说腿肿、腿疼的厉害,经过详细问诊,他给开了真武汤原方,治好了在妈妈看来非常严重的病。

  高亮第一次接触经方,是在大二那年。有一天,他感冒发烧,出了很多汗,但烧仍不退,口干,舌苔很厚腻。他强打起精神去宿舍楼下的超市买了四瓶冰镇矿泉水试着物理降温,但冰都化了,烧还没退,于是他去找了他的中医老师。“这是少阳湿温”,老师开了两付汤药后说,“用柴芩三仁汤即可。”高亮说,“第一付吃完就完全好了。”第一次让他认识到了中医的神奇。

《伤寒论》的学习方法
  说到学习《伤寒论》的方法,肖相如教授回忆:学生时期,认认真真地学了六年的《伤寒论》,首先的基本功就是背。“背是第一个功夫,每一条原文,每一个证,每一个方,一条一条归纳。”他认为,学中医最重要的,就是要去背《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经典。如果遇到一个发烧病人,若第一反应就是如何清热解毒,便相当于西医一上来就想用什么药抗病毒一样;同样,遇到一个失眠病人,西医会给他吃安定等辅助睡眠的药物,若一个中医也只会从重镇安神,养心安神着眼,那么他的疗效也不会比西医的好,因为这思路不是中医的思路。中医的思路,对感冒、失眠等问题与西医不同的理解方法,这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些思路,正是来源于《黄帝内经》和《伤寒论》等经典。

  贾海忠教授大学时期发现:《伤寒论》的研究有从法研究的,有从方证研究的,有从考据研究的,但唯独没有从药研究的。于是,他就利用周末时间,把《伤寒论》、《金匮要略》所有关于方药的条文写成一个个的卡片。“我要找生姜,就把所有关于生姜的条文全部翻出来对比分析,以搞清它的运用规律。”后来,他还写了约11万字《伤寒论药物应用规律研究》的论文。直到最近,他的研究重点还是在这方面:把《伤寒》、《金匮》这两本书合起来,研究仲景如何治疗每一个症状及不同症状的组合,如何使用每一味药物及不同药物的组合,并写成了80多万字的论著。

  李杭洲学习经典的经验是反复读,即使一开始不知道什么意思,也要带着信心和热爱去读,逐渐便会有点感觉了。然后,再看刘渡舟老先生的《伤寒临证指南》等前辈著作以加深理解。

  高亮在初学经典时,按照老师的要求,每天看一遍《伤寒论》。第一次看《伤寒论》,用了整整一天,还没有看完。但他持之以恒,直到后来,越来越熟悉,1个多小时就能看一遍。大半年后,他又开始手抄《伤寒论》,抄了大概有几十本。此外,在老师讲授《伤寒论》时,每次下课,他都会把课堂上的疑惑记下来一个一个去向老师请教。他说,“等到最后结课的时候,大概问了400多个问题。”

不临证光读书是没用的
  胥荣东医师曾向李可老先生请教,“《伤寒论》应该怎么学?是不是要全背下来?”李老说,“你不结合临床,全背下来也没有用。”这句话对他的影响特别大。

  贾海忠教授也强调了这一点,他说,“单纯读总有读不懂的地方,但在临床待得久了以后再回去读经典,往往一下子就明白了。”贾海忠认为,《伤寒杂病论》其实就是一个临床记录。比如,《金匮要略》讲:“其脉如蛇,暴腹胀大者,为欲解”,有人解释“其脉如蛇”,就是像蛇一样弯弯曲曲。有一次去动物园,贾海忠看到一条蛇,景工作人员同意,他特意摸了一下,“蛇是不僵硬的,很柔和。”于是他悟到:当脉变得柔和的时候,病就要好了,就这么简单。他建议,“读经典的时候读不懂,可以先放一放,随着经历和阅历的增加,或临床上遇到具体的情况后,自然就明白了。”

  有着民间中医师承经历的程刘海医师介绍了自己学习《伤寒论》的经验,即“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个中心就是要选择正确的《伤寒论》理论,一门深入,不要庞杂。脏腑学说、经络学说、运气学说、气化学说、三阴三阳学说……选择哪一个理论,就有针对性地看相关的注释。比如选择脏腑学说的话,可以看刘渡舟老先生的讲解;选择经络学说的话,可以看朱肱《类证活人书》的讲解;若选择三阴三阳学说的话,则可以看刘志杰先生的书。两个基本点:第一是《伤寒杂病论》里面的条文,不要求全部会背诵,但必须要全部理解,第二是理解之后一定要运用在临床,让理论、条文、临床,构成一个扎实的铁三角。

“勤求古训,博采众方”
  参加本次“中医经典沙龙”的每位中医走过的道路都不尽相同,体会也有同有异。

  贾海忠教授认为,有人说方证最好,有人说药证最高,有人独尊经方,有人强调创新。“其实我觉得,中医是个圆笼子,真的没有哪个是最高。重点在于,不能仅仅用一家的观点去读《伤寒》。每种观点,其实都是一家之言,有自身的长处,亦有自身局限,中医人一定要多读、多看、多临证。正如仲景所说,要“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而不可拘于一家之言。”贾海忠教授从学生时代就坚持天天读经典,这个习惯一直保持至今。他的车上就放着四部经典——《用耳朵学中医系列》的mp3,他每天早上提前1小时到医院,专门用来读经典及各家名著。

  肖相如教授说,“学习经典的魅力还在于,你永远不敢说自己已经学得很好了,你永远有惊喜——它原来有这么好。”当代著名中医学家蒲辅周老先生行医不久后,曾停诊三年,专门潜心研习经典。当代著名中医学家岳美中先生每年都要复习一遍《金匮》和《伤寒》,直到去世。“他们为什么如此痴迷、如此重视经典,并在经典上花这么多的时间?就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中医的根源。”

  孙喜冬认为,中医最核心的理论体系,说出来很简单,其实就是《黄帝内经》里面的这段话,“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他说,“天下所有的学问,都是从这里面延伸出来的。”青年中医程刘海的感受是,“选择中医,你很幸运,学用《伤寒杂病论》,你很幸福。”

来自中医诊疗网手机用户 online casino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免费学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