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尿治病 究竟是迷信还是偏方

尿疗,顾名思义,即指通过喝人的尿液治病。在网上对“尿疗法”的介绍中,尿疗被认为是一种古老而又新兴的治疗方法,以喝自己的尿来治自身病的尿疗法,在我国已有两千年的历史,在印度已有四千年的历史。近年来,人类在“回归自然”的实践与探索中,目前已在印度、日本、美国、德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兴起了尿疗热。

喝尿治疗

尿疗

喝尿治病?如果你觉得是“纯扯淡”,那你就错了。日前有报道称,时下有个名为中国尿疗协会的组织,里面不少人通过喝尿治好了甲亢等各种病症,协会会长称,全国有近10万人痴迷尿疗。而在重庆,还有88岁退休干部坚持每天喝尿24年。

“中国尿疗协会”会长保亚夫向媒体宣称,“目前协会有会员1000多人,内地人占绝大多数。除西藏和宁夏之外,会员遍布全国。”入会需满足4个条件:自愿加入、必须亲身喝尿、喝出效果以后应实名制公开宣传尿疗法作用、每年20元会费。据其介绍,协会每年组织一次全国性尿友聚会,每次参加会议的人数为100人左右,只讨论喝尿养生与治病,不涉及其他。

事实上,尿疗并非新鲜食物。2006年,通过媒体报道,很多人知道了西安有个“喝尿村”。那里很多村民坚持喝自己的尿,并称此为“尿疗”,他们坚信喝尿可以祛病强身,并且村里还出现了不少因喝尿而长寿健康的“典范”。

在“尿疗”者的认识里,从对尿内成分及其作用的分析上看,尿内含有多种酶、激素、干扰素等活性物质,再回到体内后能补充体内所需的活性物质,提高免疫功能,调节体内所需物质的分泌,能改善体内活性物质新陈代谢。由于尿内所含这些活性物质是来自体内,它激活机体生理活性物质方面的作用,大大优于人工合成的药物,而又没有副作用。

“尿是血液的分身,是与血液一样干净的”,“尿是自制疫苗,是产生增强免疫抗体的宝库”,“尿是能产生元气的荷尔蒙,尿中含有与保持身体稳定状态有密切关系的荷尔蒙”……

“尿疗”的实践者坚称尿液营养丰富,自己长期喝尿后,各种病都没有了,是养生的好方法。对于“尿疗”的功效,“尿疗”者的表述大同小异:以前身体经常不舒服,现在觉得精神好,睡眠好,喝尿还治好了自己的病。在一个“尿疗”群里,群友们纷纷发言称赞尿疗的好处。有“尿疗”者在群里写道:“我得了肾病,尿疗差不多一个月了,感觉现在身体比以前在大医院开药每天吃三次的情况还要好得多,自己能感觉得到。”

在一份所谓的“尿疗”方法中称,只要喝每天早上或半夜起来那一泡即可,尿量如果很多的话,可去头截尾,否则可全部回收。但每次至少要100毫升以上才具疗效,常喝可预防感冒。若用来擦拭皮肤,不但可治疗皮肤病,也可保持皮肤光滑细嫩。

上述“尿疗”方法还称,如果要治病的话,一天一次是不够的,次数多寡要视病症及其轻重而定。最好能够每次尿都喝,倒不必担心每天全部回收会有副作用,因为有不少人曾经试过,连续八年或更多年,都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在新闻中,多名医学人士提到,尿疗没有科学依据,它顶多是给人打下“强心剂”。这似乎证伪了尿疗治甲亢等结论。可在没有科学依据的情况下,许多人为什么对其深信不疑?果真只是迷信?

在中国古代医术上,确有对尿疗的记录。而对其的流行,我们也不妨抱相对开放的态度,对其进行缜密观察、科学论证。

应看到,喝尿虽让人生出生理不适,但许多采用尿疗的人,不会出现特别明显的不良反应,毕竟尿液中虽存在许多废物,但其本身没特别明显的毒性。报道提到,88岁老人尿疗24年,最终罹患肾衰竭。值得注意的是,老人有病在身已久,出现问题,也很难证明就是喝尿的副作用。

说起来,尿疗算是民间偏方中的一种。如《圣济总录》中也有用尿液治疗“头痛至极”的记录。尿液古称为“回龙汤”,中药中有一种叫“人中白”的药材就是由尿垢形成的。在中国的本草上,人和动物的尿、粪一直都被认为是可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药物,并且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古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上称人尿为轮回酒、还元汤,童男者尤良。但中医专家指出,这和喝尿治病完全是两码事。

据中医专家介绍,我国古代医籍中对尿的药用价值确有记载,比如《本草拾遗》《本草经疏》等,认为健康人的尿液具有滋阴降火、止血消瘀之功效,因此可以入药。但作为一种药材,其有严格的适应症、配伍要求和服用剂量。而把尿作为长期服用的食疗保健品,尚无医学依据。

据介绍,在民间尿被当作一种偏方,主要用于外敷治疗跌打损伤,现代临床并不提倡“喝尿”这种方式。目前有一种中药“人中白”,是尿自然沉结的固体物经炮制而成,但它主要是外用,调敷患处,治疗跌打损伤等外伤。

一位从事人尿相关业务的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尿液中经过收集、提炼的有用物质就是尿激酶,但这个提炼很麻烦,而且直接喝下去也不能形成尿激酶。而泌尿科专家则一针见血地指出,人体肾脏就像过滤器,把不好的东西全部过滤出去形成尿液,95%的成分都是水,还有许多新陈代谢废物。专家提醒,“尿疗”的功效目前缺乏临床依据,大家切勿盲听盲从。

专家还指出,如果尿中蛋白质增多,医学上称为“蛋白尿”,恰恰说明肾脏功能出现缺损,必须尽快就医,如果按照喝尿者宣称的“喝尿就不用和医生打交道”,反而会有损健康,甚至危及生命。

尿疗被奉为灵验之方,也切合了很多人的心理:偏方治大病。一个偏方若机缘巧合地产生效用,人们就不关注其构成特点、自己身体特点,就常将之视为灵丹妙药。而在我们的医学文化中,对什么是偏方也没明确定义。于是,偏方也成了许多离奇治疗方法的华丽外衣。

当然,对尿疗的出现或流行,我们也要有个相对开明的态度,不要迷信,也无需全盘否定。事实上,若已有10万人接受尿疗,那不妨将其整体状况与同龄的、生活环境相近的群体进行对比,在科学论证基础上,得出可靠结论,至少让人们明白,哪些人不适合尿疗。不但尿疗该如此,对大量存在于民间的偏方,都该有这么一个科学考证、整理归类,这样才能逐步将偏方带到科学步调中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